1.  主页
  2. 正文

做爱要趁早





我们爱了20年,从来没做过。

不是恋人,不是情人,也不是亲人。没有一个名词可以定义我们的关系。我跟他开玩笑说:我们都活在对方的朋友圈里,应该是网友。


他回我说:我们是亲人!

我说:滚!谁TM要做你的亲人。


我讨厌用亲情定义爱情,哥哥妹妹是小孩子玩的游戏,看似升华,实则沦陷。六年没见,我们只在彼此生日时发句生日快乐。圣诞、七夕、情人节,这些属于恋人的节日,我会想起他,但不会问候。因为我们不是情人也不是恋人,只是放不下的人。





上周,去上海出差。办完事,一个人在外滩喝咖啡。我知道他就在附近,但不知道该不该见。后来还是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只让他一个人可见。心想:如果他在晚上十点前,能看到我的朋友圈,我们就见面;如果没看到,就删了。


发完朋友圈,在咖啡馆又坐了一会,想着想着就笑了:快四十的女人,孩子都上小学了,还有这样的小心思,也难为我啦!


离开咖啡馆之前,收到他的信息:你来上海了?我说是呀,来出差,明天回。他说:不好意思,我在杭州!


我心里一凉!这次出差,原本是可来可不来的。之所以要来,不过是因为他在上海。这些年,日子平淡无奇,工作和孩子占据了大多数时间,但在很多个独处的夜晚,我会想起他。这种思念,我自己知道,与他无关。


过了几分钟,他发来信息:高铁没票了,我叫了个专车,现在在沪昆高速上,你晚上没别的安排吧?

我说:有安排,见一位六年没见的网友。

他发过来一串玫瑰表情包,说了句:等我。


地图显示,从杭州到上海,开车要三个小时,我还有时间去做个头发。他说喜欢看我穿紧身花裤,喜欢我扎丸子头。虽然我的身材已经不适合这样打扮,但来上海之前,我还是去买了一条黑色的印花紧身裤。


做头发的时候,他不断地发信息过来。

“吃饭的地方定好了,离你不远,一家怀旧主题的川菜馆,我担心会堵车,如果你做完头发,我还没到。你可以先去川菜馆等我!”

“吃完饭,可以去淮海路喝杯咖啡。”

“对了,《寻梦环游记》据说不错,我刚才定了11点场。”

……


他还是上学时那样,霸道有序,不和我商量,就安排好一切。并且,所有的安排都是我喜欢的。他的信息很少用形容词,但在我看来,每一句都是甜蜜的情话,因为没有哪个男人比他更了解我。他用有条不紊的安排传递出一个信息:他依旧在意我,像我在意他一样。





我在纠结:看完电影怎么办?要不要上床?


我们相爱了20年,没上过床。在如此开放的年代,我们的故事有点离奇。我和闺蜜说起这件事,她说我是圣母玛利亚,是道德婊。事实上,我真不是想标榜自己对婚姻的忠贞,只是生活有太多的阴差阳错。


我们高中开始谈恋爱,像所有单纯的初恋一样,我们坐在一个教室里写情书,偷偷在县城里约会。直到高中毕业,脱离了家人,才在成都火车站,旁若无人地献出了初吻。


大学四年,他在上海,我在北京,我们都经受住了异地恋的考验。从大一到大四,追我的男生少说也有七八个,我始终以“已婚妇女”示人。每年的寒暑假都能见面,也开过房,但没有过性生活。


一开始是我不愿意,因为我妈不止一次告诫过我:要把初夜留到新婚。除了我妈的警告,还有一个原因,说起来有点可笑,我怕疼。


从大一到大四,我们在一起,只做一些边缘行为,从未越界。我能感受到他的欲望和尴尬,但时间久了他竟然习惯了。


大四毕业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丽江旅游。那一次,我做好了心理准备,把自己给他。因为经过大学四年的洗礼,我已把妈妈的警告抛之脑后,我们宿舍六个人,都承认自己有过性行为,只有我还是个老处女。


好笑的是,在丽江古城的酒店里,折腾了半天。他告诉我:没有准备套套。我说,你下楼买去吧!


他说:算了吧,你一直都希望把第一次留到新婚,那就再等等。反正我们已经毕业,很快也就结婚了。


我到现在也不明白,那天晚上,他是因为懒得下楼,还是真的想让我把初夜留到新婚。反正结果是尴尬收场。


他的表现让我对开始怀疑我们的感情。也许,他对未来并不笃定,也许他害怕承担责任。否则,怎么会连下楼买盒套套都不愿意?如果那天晚上,我们有了初夜,也许会多一层约束,也许就能走到一起。





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接下来的故事俗常而狗血。先是带他回家,遭到我爸妈强烈反对,他们嫌他个子矮,嫌他家里有两个弟弟,拖累太大。他是自尊心极强的人,知道我爸妈不喜欢他之后,并没有和我站在一起来“征服”爸妈,而是时不时地说一些“酸话”。


“要不你还是找个富二代嫁了吧!”

“韩国男人腿长,肯定符合你爸妈的要求”

……


一开始,我还能安慰他,说多了,我也烦了。我以为如果两个人真的相爱,就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就可以抵御一切压力和非议。事实上,爱情没有我们想的那样坚硬。


毕业后,我试着在上海投了几份简历,全部杳无音信。与此同时,却收到了北京一家大公司的offer。他说,工作要紧,先就业再择业。


随后的一年,我们在各自的城市稳定下来,工作也有了起色。我劝他来北京,他劝我去上海。他认为男人的事业更重要,我认为只有放弃工作,才能证明你爱我。曾经以为坚不可摧的爱情,在彼此的试探和坚持中越来越淡。直到我们的生活中都出现了另一个人。


再次见面,是在高中同学毕业十年聚会上,我们都已结婚。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当着同学的面,抱着我痛哭流涕。他扇自己耳光,说自己当初太年轻,太要面子,完全不懂女人等等。他也骂我,说我不懂他,说我在他自卑的时候,没有给予他信任和支持。


后来,知趣的同学们提前退场,包间里只剩下我俩。他说:“你欠我一个初夜。当年在丽江,之所以没有下楼去买套套,是因为爱,因为尊重。现在,我后悔了,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没有珍惜那次机会。”


他说在楼上订好了房间,劝我留下。

我没去,因为我妈一直催我回去给孩子喂奶。也不想在他烂醉如泥的时候,做一次稀里糊涂的爱。





2017年11月20,在上海,我们吃了饭,喝了咖啡。谁也不敢再提爱情,像两个老同学一样,说说彼此的生活和工作,回忆一下当年的老师和同学。


电影院里,他问我:还记得咱两咋认识的吗?

我说:“记得,我在课堂上看《霍乱时期的爱情》,书被英语老师没收了,你是英语课代表,送作业的时候,从老师办公室把书给我偷回来了。”


他说:我不爱看小说,但是《霍乱时期的爱情》我看了很多遍。

我问他:你喜欢这本书的结尾吗?

他说:“不喜欢!尤其是阿里萨和费尔明娜在船上做爱的那段描写,特别丑陋。我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要描写一个老女人的身体,太残酷了!可能作者觉得,两个人走到一起了才算圆满,才能满足读者的心理预期,但在我看来,那段描写是对爱情的诅咒。”


我流着泪,靠在他肩膀上看完《寻梦环游记》。这个夜晚,按照之前的铺垫,我们应该去酒店滚床单。但是,走出电影院,他要送我回酒店,我还是拒绝了。


因为,我已经不再年轻,虽然在别人眼里还算得上是风韵犹存,但我知道自己身材已经走形,我已经不是他最想要的那个女人,也不想给他一个《霍爱》里的结尾。



PS:本文根据读者韩梅梅(匿名)来信整理,经电话采访后,由张先生撰写成文。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情不同,明天是2月14,这篇文章你想发给谁?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