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正文

最丧心病狂的心理实验:人是怎么一步步沦为恶魔的


盯着看这张图看十秒,图片是静止的还是运动的?



这幅图片是在向左还是向右变化?



如果你眼中的图片在运动,并且是很快速的运动,那“恭喜你”,你已经被生活压迫得体无完肤了,最近可以开始着手给自己减压了!


这样的心理学实验在我们的生活中处处可见,虽然不具备很高的权威性,但可以对你近期的状态进行一个简单的测试。


一些心理测试无关痛痒,偶尔可以让人休闲娱乐一下。


有的心理测试却让人毛骨悚然。


比如“世界十大恐怖实验”之一的“斯坦福监狱实验”。




1

难以想象

我会成为这样的人


1971年夏天,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菲利普·津巴多和同事们在大学地下室搭建了一个模拟监狱,并征集了24名心智正常、身体健康的志愿者。


在这个为期两周的实验中,每人每天可以得到15美元报酬。金钱的诱惑促使很多人来到这,因为完成一个实验似乎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一番面试之后,菲利普挑选出被认为非常健康、长出的24人,并利用抛硬币的方式将这些志愿者分成组,12人作为狱卒,另外12人作为囚犯。


真正实验时,每组只有9人,另外3人后备。


实验模拟真实监狱环境,囚犯分别被“警车”押送到监狱,然后被搜身,扒光衣服,清洗消毒,穿着像连衣裙一样的罩衫囚服,脚戴脚镣。



DAY 1


入狱第一天,所有的囚犯的原始名字都被数字编码代替,狱卒们也都穿戴上了标配的制服和墨镜,开始进入角色。



典狱长在第一天夜晚为犯人们准备了纸笔,让他们给自己最想见到的人写信,并告诉他们,两天后的探监日最想见的人会来。


菲利普在看他们的信时,发现一位犯人在署名时写的是“犯人:2093",也就是他的犯人编号,而不是自己最原本的名字。


于囚犯而言:进入实验的第一步便是自我身份开始缺失。



此时,狱卒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严形象,开始讨论对策办法。


他们利用自己的权力,半夜吹哨让所有的犯人加练。


面对不听话的囚犯8612,两拨狱卒商量好轮流对8612号犯人进行惩罚,杀鸡儆猴。



实验的进展之快超过了菲利普教授的想象。


实验开始之前,狱卒被要求不可以动手打犯人,但第一天晚上,他们就破戒了,面对8612号犯人,狱卒挥起了警棍。


对囚犯来说,这只是黑暗的开始,因为害怕狱卒,他们只能选择顺从。


但是对于狱卒来说,他们尝试到了这种权力至上的感觉,并且享受这种暴力带来的快感。



DAY 2


第二天,没有受到约束的狱卒更加肆无忌惮。


一位犯人因近视行动不便,想向狱卒要回自己的眼镜。没想到,他非但没有要回眼镜,反遭到狱卒一顿毒打。



有压迫就会有反抗,狱卒的变本加厉引起犯人的愤怒,他们把监狱小隔断打通,用床堵住监狱门不让看守进来。


换班的看守看到以后非常气愤,他们不再畏惧那些条约规定,用灭火器喷射囚犯,扒掉囚犯衣服,揪出带头捣乱的囚犯关禁闭,并恐吓暴打其他囚犯。



这场实验的发起者——菲利普教授,也在这场实验中迷失自我,开始自我代入典狱长的身份。


面对狱卒对犯人的暴打,他直言狱卒才是权威的代表;对于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囚犯,他熟视无睹,这让狱卒变得更加猖狂。


为了打破囚犯间的团结,狱卒们找了反抗活动中3个罪过最轻的人,单独把他们放到一个隔间里,给他们比其他囚犯更好的待遇,吃更好吃的饭菜。


半天后,狱卒们把他们放回到其他监狱中,再把带头捣乱的三个也放到优待的隔间里。


于是其他囚犯相信,这三个人是因为告密才得到好处,囚犯开始互相猜疑。



第一天闹事的囚犯8612号带着另一个犯人逃狱,未曾想到整栋楼的门全部被锁。逃狱失败,两人遭到了更严重的惩罚:一个脱光衣服关禁闭,另一个被关在牢房直至房门锁被修好。


8612号在精神与心灵的打击下濒临崩溃,在他的眼中,这已经不是一个实验,而是真实存在的。


菲利普教授此时也忘记了自己实验的初衷,成为了监狱实验的一员,他不愿意释放8612号,他认为这是8612假装的。


最终,害怕因此犯罪的教授同伴,放走了8612囚犯。



DAY 3


菲利普教授告知囚犯们:8612因不守规矩被送到管教更严的监狱,听到消息的囚犯们更加人心惶惶。


连着两天遭到非人虐待的他们,等来了探监日。


这一天,犯人们可以看到自己最想见到的人。但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他们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状况,因为在此之前他们都受到了狱卒的威胁。



其中有一位犯人说到:在这里,教官就是最大的规则。


其亲人质疑:难道他们不需要尊重一些权利吗?


狱卒此刻在一旁回复道:在这个监狱里面,犯人是没有权利的。



另一位囚犯母亲质疑孩子的精神状态,孩子回道:可能在洞(禁闭室)里时间太长。


母亲接着问:什么洞?


狱卒便立即低头说到:你不应该说“洞”的。



探监开始之前,菲利普教授从窃听器中听到其他犯人说,8612号会回来解救他们,于是探监结束后,他决定这一晚需要自己亲自看守。


等了一夜,8612号也没返回。


实验进行到第三天,囚犯已经完全进入自己的囚犯角色,他们对狱卒提出的所有要求都顺从,恐惧感时刻伴随着这群人,而狱卒们的暴力倾向也在逐渐增强。


DAY 4


距离8612出狱已经过了两天,他还是没有回来解救他们。其他犯人开始忧心忡忡,他们开始怀疑这个实验是否是真实的,整个监狱陷入一种紧张之中。



强压之下,819号精神崩溃了,他哭喊着要见到教授。见到菲利普教授时,他痛哭流涕,说他不能再坚持下去。


见到这种状况,菲利普教授虽然不太情愿,但由于害怕事态更加严重决定放走他,并让他在旁边房间休息,帮他取个人物品。



然而对于819来说,折磨仍未结束。


狱卒把所有囚犯叫到走廊排队开始重复大喊:“819是个坏囚犯,因为他死了。”


教授回来时看到819正在低头哭泣,让他离开却被他拒绝,理由是他要向别人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坏囚犯。


这时的监狱对于所有囚犯来讲,已经不再是一个实验,而是真切发生的事实。


他们心中充满了畏惧,放弃了抵抗,所有人都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DAY 5


这个暴乱下的监狱,因为菲利普教授女朋友的到来接近尾声。



教授组织囚犯来到他们临时组织的假释委员会,告诉囚犯他们犯了很多罪,他们是否会请律师,而此时的囚犯反问:还可以请律师吗?


一味的顺从已经让他们丢失了自我。


菲利普的女友询问1037号犯人,如果有个机会可以要求保释,但之前的报酬都拿不到,是否会选择保释,他同意保释。


无一例外,这里所有犯人都选择愿意放弃报酬离开这里。



但最终获得假释的只有1037号囚犯。


菲利普的女友无意中看到这些囚犯们头上戴着头套,遭受教官们的打骂时,她指责教授:你在折磨这些男孩。


但此刻教授已完全沉浸在典狱长的角色中了。在内心深处,他和被实验者一样,把它当成了真实存在的事物,他自己成了实验中向人施暴的狱卒,只是他带给囚犯的是更深层次精神上的打击。


虽然他嘴上说:这只是一个实验。



搭档杰西和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他们发现自己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因为不愿再继续沉浸在实验中,他们离开了这里。


这时菲利普教授才开始反思自己,他看着监控里那些孩子被狱卒疯狂的折磨,他们在狱卒的威胁下,互相拥抱并说着:我爱你;让他们互相配对模仿性事,旁边还有一位唱歌助兴。



第六天,菲利普教授最终决定放弃实验。


其实在狱卒开始动手打人的那一刻,这个实验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它已经证明了环境对人行为的影响。


野心促使菲利普教授一再往错的方面走,囚犯由反抗到再也不反抗,狱卒由打人心惊胆战到得心应手,人性的恶在他们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实验结束后,有三分之一的狱卒被判定有“真实的”暴虐倾向,而许多囚犯因此受到心理创伤,精神受到打击。



菲利普教授在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时,放弃了这样的恐怖研究,选择研究心理教育。


或许,这类实验的出现,使得人们对于人类心理的研究更加深入了。但是,从其影响和根源上来看,方式不恰当的实验研究对实验发起者和被实验者,都会造成心理阴影。


斯坦福监狱实验让人们吃惊,因为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的人性如此之恶。仅仅五天时间,身体健康、心智成熟、遵纪守法、拥有大学文化水平的年轻人就变成了有暴力倾向的恶魔。


实验结束,这些参与者再次坐在一起的时候,其中一个狱卒说:“我真得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做出这种事,我真为自己感到很难过。”


2

服从

杀人也许只要一个小时


像这些志愿者一样,多数人都不相信自己会杀人。


然而耶鲁大学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用另一个实验证明,从正常人变成杀人犯或许只要一个小时。


他找了一群学生来扮演老师的角色,并且告诉他们还有一群扮演学生的人在他们对面的房间,双方只能通过声音交流。


一条电线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这条电线的一端连接着“学生”的身体,老师可以问学生问题,如果答错,“老师”就按下按钮来电击“学生”。


一开始时“学生”只是叫一下“哎呀,好痒”,然后继续问答。


随着答错次数的增加,电流不断加强,里面的逐渐人受不了,开始喊叫“我受不了了,赶快结束放我出去”。



惨叫声越来越大,这些参与者开始表示停下要求检查学生的情况,甚至开始质疑实验的目的。


弱参与者要求停止实验,实验发起者会依次告知他:


1、请继续

2、这个实验需要你继续进行,请继续。

3、你继续进行是必要的。

4、你没有选择,你必须继续。


参与者若在听到四个回复后还是要求停止,那实验便会暂停。



遗憾的是,不少人选择了服从。


一个小时之内,有2/3的“老师”将电压调到了足已致命的450伏。


普通人变杀人犯,也就这短短60分钟。


实验中,学生扮演者是米尔格拉姆教授找的演员,电击的惨叫声也是事先录好的声音。而即使电线那头真的有人,实验也已证实,这些“老师”不会放过他们。


实验结果再次印证了,每个人的内心都隐藏着一个暴君,在主动或被动压力下,显现出来。


这个理论后被用来解释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现象:


四分之一的飞行事故是由于副机长过于服从机长;


护士过度服从医生的安排,哪怕明知医生开出的剂量对病人不当。


“我们都是自身经历的囚徒。”


环境和情景不同,人都很难预测自己到底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很多命案中犯罪嫌疑人杀人都是临时起意。


但更该被意识到的是,环境对人行为的塑造力。


3

人不断地成长

就是为了超越环境的限制


回到斯坦福监狱实验,心理学家迈克尔·舍默时隔多年后采访菲利普,问他如何看待这项实验。


菲利普回:这个实验传递出的信息,是环境对人的影响力,比大多数人想的要大得多。


“恶不仅是个别人的特质,怪罪个人之前,也许应该找出是什么样的环境激发了恶性。与其说坏苹果装进好木桶,不如假设是好苹果装进了坏木桶。”


这种极端行为也许源于极端制度。与其说邪恶是个人变态的产物,不如说团体过程。


如何自救,也许经济学的“乘数效应”会对你有所帮助。


当一件事情发生,而触发事情的原因扩大时,所得结果也会因而以更大的幅度扩大。


我们必须认识到环境对人的影响,进而选择/创造合适的环境。当个人角色的积极作用被发挥出来,对周边及社会都会产生巨大影响,这也是菲利普教授说的:释放英雄。


“成为英雄带头人,让更多人成为和你一样的人,一起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样事物总会向着正向发展。”


我们或许没有办法完全消除人性的阴暗面,但至少可以承认这个事实,不断磨练自己的内心,让自己逐渐强大。


被不同环境锻造,人与人之间会有天然之别。


如何看透对方,不陷入交际困境,这门“斯坦福大学选修课”或许可以帮到你。国际九型人格认证导师带你一起了解性格心理学,看透面具下的别人。




网易新闻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长期招聘正职编辑/坐班实习生/线上作者,单篇稿费300元-1500元。在公众号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试听课程。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