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段子
  3. 正文

有一种爽叫姨妈爽,有一种病叫我从不痛经



和每次来大姨妈都要在鬼门关上走一圈的人不同,有一群被上帝特殊关照的幸运女人。


在分分钟淌热血的时光里,大姨妈反而让她们活力四射,仿佛重焕了新生。



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月经是一种黑魔法,卫生巾就是她们的飞行扫帚,能让她们撅着腚飞起来。


不需要大枣枸杞红糖水,也不需要男朋友的亲亲抱抱举高高。


来月经从不忌口,冷水照喝,辣的照吃,800米长跑照样考,每天都洗头,还必须自然阴干。这些任性是遭受痛经之苦的女人从未有过的妙不可言。



月经不痛和光吃不胖一样,容易引发群情激愤。


但光吃不胖只会导致女性群体的内部嫉妒,月经不痛则是全人类的公敌,熟练掌握“她说肚子疼我看看日历就知道是胃痛还是经痛”技能的男人们想趁虚投怀送抱都下不去手。


换在中世纪,这样的女人很可能会被愚蠢的村民高呼着跟女巫绑在一起烧死。



我闺蜜就是这样的天选之人,一来月经就容光焕发,顿顿都要吃火锅,一人吃掉三份超辣干碟,可乐还必须加冰。


新交男友的经验里没有这样的知识储备,抢了闺蜜手中的星冰乐几次都无果,上着班还打了五六个电话来试探她是不是不堪疼痛导致了精神错乱。


闺蜜只是觉得自己找了一个娘炮暖男。


暖男用了这张图描述她对于女性痛经的理解


”每次跟他说自己来姨妈了,对方都一脸关切的表情,问我要不要躺床上去。“


”后来他相信了我从来不痛经,感觉就再也不想理我了。“


”——话说回来,我这样的钢铁美少女,再遇到伟岸的男人要怎么装弱撒娇呢?“



得便宜还卖乖的行为显然无法掩盖魔法姨妈赋予她们的女汉子本性。


月月轻松的女孩看到同胞生于忧患死于痛经,有一种迷茫的敬畏感,只能尽量从对方表情里摸索一下痛感几何,同时发出类似于和外星人建交的礼仪性寒暄:


“姨妈疼到底是哪里疼,胃疼还是腰子疼?”



没有疼痛预警,毫无征兆提示,不同于一般女孩儿的难言之隐,不痛经的女汉子能清醒地判断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拉屎了。


同一个世界,同一种性别,同一款卫生巾,不同的月经体验赋予了天选女孩别致的生活体验。


"比上个月早了5天来,我以为是我的痔疮爆了。“



”知道痛经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吗——就是你根本分辨不出是痛经还是要想拉屎的体验“


Reddit上一个女性网友分享了另一种小众的困扰。别人的大姨妈来的时候搞点阵仗,她的大姨妈总是沉默寡言,挥挥衣袖从不提醒出门应该多带卫生巾几片。


每次日子到了,去厕所总会忘点什么。以至于她每个月最多的开支不是买卫生巾而是买裤子。



你经常可以在百度医生问答上看到来大姨妈不疼的女孩们忧心忡忡的另一面,为什么别人都疼自己却不疼,她们每个月都要质疑一次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


几个月没来例假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自交豌豆变异人,有的美少女甚至觉得自己才是最不正常的那一个。



拜托,这如果真的是一种病,全天下的女孩都想患上这种病好吗。


正值大姨妈时期的普通女孩从淋浴间走出来时,迎接她的,将是一场时间、地心引力和她自己三者之间的较量。那些以为自己多喝几杯红糖水,硬着头皮扯着子宫再坚持几天就能挺过去的女孩,在不知痛经为何物的人生面前简直一败涂地。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疼得满地找牙,这群怪胎却在北方的零下二十几度里不动声色地嚼着冰棍,“不吃两根冰棍痛快一下吗?”


痛经女孩们很容易就能从中揣度出一份假装不经意的炫耀。这份炫耀往往比痛经本身还要锥心。




让女人集体哀怨的大姨妈本应是沟通友谊的高速公路,可疼与不疼的区别,导致你们在一条血路上再也没有了交集。


大姨妈时期适当装着痛苦一点,暗示朋友们我来月经了,友谊的干柴瞬间就能燃起烈火,偶尔碰到热心男士,苦情戏的戏码加足了还能顺便告别下单身。


关系好的女性朋友一起呆久了基本会同时来月经,所以衡量一对女孩关系好不好的标准也不是胸小的可以随意揉搓胸大的,而是大姨妈有没有同步。


但再好的关系,也可能会因为一个来大姨妈时疼得要死,另一个波澜不惊而产生裂痕。



大姨妈对于女孩来说永远是一门玄学。


女孩长成之后,向母亲发出过最诚挚的求教可能是如何不被月经搞死了。她们郑重祭出的姨妈神,让人以为窥视到了家庭主妇们内心坚强的奥义。


不过,她们的生存哲理显然不属于“那个不痛,月月轻松”的天生小确幸。



初中同学第一次在我面前被大姨妈疼晕过去之后,我们俩成了心腹之交。

 

她真的得了一种病,365天天天来月经,亲姨妈都没她大姨妈来的勤。医生说她子宫膜厚得像鞋垫,避孕药必须当糖吃,一天一片,而我连红糖水都不用喝。和同学在一起,一不小心抱怨完自己痛经有多疼都会有一种负罪感。


无论什么情况,送走”亲戚“就是一场劫后重生。在这位同学面前,这些幸运女孩的姨妈就像一阵夏日清风,放点血,只不过是为了缓解一下年轻人伙食太好造成的血稠。


 

后来初中同学早恋,她跟我发誓说:“总有一天我会有性生活的”,没出一个月俩人就分手了。


她男朋友说实在不好意思,他晕血。


前几天同学给我通了电话,我问她大姨妈过了快十年了有没有好转,她想了一会跟我说:“没那么疼了,你说我是不是得病了?”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