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居家
  3. 正文

一起出发吧!失物招领办公室旅行故事大公开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写在出发之前


春节将至,大家不是在归家,就是在旅行吧。不妨把这篇推送也看作一段旅程,五个不同的目的地曾有五个不同的故事发生。


作为「乘务员」的我用心记录下失物招领同事们的分享,期待这些文字也能成为你路途中的一点回甘。


那么,一起出发吧。




第一站 ??

世界上最好吃的饼干是Rich Tea


Renjia Lu

24岁 设计部 

收到NintendoSwitch会哭的人



Renjia Lu可能是失物招领最擅长直怼亲生上司的女孩了,在谈到冰岛之旅时也一样耿直——


「他们的城市是个镇子,城市之外就是火星。」随后又发自真心地强调,「但自然风光真的超!级!美!」



时间是2016年,Renjia Lu和两位小伙伴从英国飞往冰岛。穷学生只买得起廉价航空的机票,减了又减的行李中,她的朋友还是坚持要带上一包普通的Rich Tea饼干,并为此遭受到其他两人的大肆嘲笑,「为什么非要带饼干?全世界哪儿没有卖饼干的?!」


3个多小时后飞机落地,Renjia Lu觉得自己来到火星。从来没有见过与「荒郊野岭」一词如此般配的地方,荒郊野岭连着荒郊野岭,一望无垠。



三人坐机场大巴前往市区,结果下错站,莫名被投放在高速公路之上,孤苦伶仃,沿着道路如同流放一般前行,许久才见到一个公交车站,可惜既不见靠站的车,也不见等车的人……Renjia Lu再次感到自己身处火星。


等终于有冰岛人类出现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冻得瑟瑟发抖的姑娘们上前询问哪里可以买到车票,对方竟从口袋掏出一叠拇指大小的卡片,还主动表示可以卖给她们,如此神奇。


让人怀疑的车票


「……这就是冰岛的公交车票吗?」尽管心存疑虑,Renjia Lu还是花了1000克朗购买了三张。毕竟这里荒无人烟,也没看到任何出租车出没……说到底,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寒风中感觉等了有一个世纪,真怀疑冰岛的时间单位是不是以「小时」起计,终于有黄色公交车进站。上车后才发现,单张票价就要460克朗(司机还不找零……),原来刚刚遇上的那位不是什么投机倒把的票贩,而是来自异国他乡的善意,顿生感激。


有着不同小胡子的公交车


大概是抵达冰岛后的第一次放松,仅仅是坐在车上,静静望着窗外,仿佛雷克雅未克在自己的眼睛里流动,心中开始涌动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可惜好不容易酝酿出的诗意,在下车的那一秒就被寒风推入现实。站点附近唯一的超市大门紧闭,而饿意正紧锣密鼓地袭击着肚皮,就在此时,Renjia Lu的朋友掏出了那包Rich Tea——



啊闪闪发光的Rich Tea,备受英国百姓喜爱的Rich Tea,哈利路亚Rich Tea,让我们赞美Rich Tea,平时在超市货柜上默默无闻的饼干,此时此饿显得特别美丽。多亏Rich Tea续命,三个人终于活着到达预定的Airbnb。



当时觉得有点辛苦的旅行,回想起来竟然充满奇妙的乐趣。颜色十分小清新的蓝湖、迎着北大西洋凶残海浪的黑沙滩、数不清的瀑布,还有水温超高的间歇泉……大料味的甘草糖和飞刘海的杀马特马也很令人想念。



哦,还有就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饼干,也许就是Rich Tea。



第二站 ??

在京都的三天里

没想到这个地方我去了三次…


30岁 市场部 

二百个环保布袋拥有者



欣是我的直系领导,长相秀气,吐起槽来句句扎心,一点不辜负处女座的设定。然而她却不是那种爱做旅行攻略的人……走哪儿逛哪儿,所以在京都遇上D&DEPARTMENT也是一种机缘。


2015年秋天,欣和朋友拜访京都,正在居民区里闲逛,一棵巨大的银杏树兀然出现在眼前。是时正是黄昏,夕阳的余晖与银杏叶的金黄彼此交融,自然将美丽毫不掩饰地展现,让人心生敬畏,片刻屏息。两人从美景中回过神来,便发现了一旁的D&DEPARTMENT KYOTO,店内正举办着与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合办的器物展。



一同前来的朋友原本对器物毫无兴趣,这次不知怎么的,对其中一只小酒杯心生好感。那是一只小小的陶瓷酒杯,表面绘着龙纹样的图案,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严肃图案,反而带着一点点幽默与俏皮。


 

带着那只小酒杯回到住处后,朋友才发现竟然忘记问作者姓名。临近闭店时间已来不及折回,两人只好专心翻看拿回的展览明信片,由于是多位作者的合展,遍寻资料依然难以确定。

 

「这个女生,她很爱喝酒哦……」第二天的再次拜访,有幸碰到在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店员,用不很熟练的中文一字一句地介绍着作者的创作特点,生活趣事,还掏出记事本顺手画出一幅作者的小画像。


「托这个店员的福,朋友又入手了一个盛下酒菜的小碟,真是一点也不意外啊(笑)」


我想这就是用心制作而成的器物的魔力。




就算抛开物与人之间的关系不谈,喝酒的时候,能够知道自己在使用由谁制作的酒杯,这本身不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吗。

 

事实上据我所知,离开京都前她们又去了第三次,欣这个环保袋狂人终于还是把第一次看到就念念不忘的那只老布布袋带回了家。



第三站 ??

电视剧里的「吁——」都是骗人的


Ewa

24岁 市场部 

渴望赫本刘海的黄轩迷妹



Ewa和我差不多同一时间入职市场部。她小我三岁,眼大心宽,天真烂漫亦有愁苦,但往往很快恢复元气,总之是时下可爱的年轻人。


大三那年Ewa去大草原玩,免不了要骑马走一遭。抵达目的地时已是傍晚,白高黑矮两匹马在眼前,Ewa不由分说要骑白的,只因「白马王子」四个字,果然还是少女的心思。


一开始还算顺利,马儿驮着她慢慢走,心情倒也自在。可谁知草原的天气说变就变,顷刻之间乌云密布,大风四起,没过一会儿竟下起连珠的暴雨来。Ewa回忆起那时的情景,夹着冰雹的雨水打在脸上又脏又痛,白马又不知怎么受了惊吓,开始不受控制地狂奔。



第一次骑马,原本就紧张,这匹马对个子不高的她来说,又有些过分高大。狂风暴雨中,21岁的Ewa正马背疾驰,刚刚学到的皮毛技艺瞬时忘光,慌乱之下紧急调用电视剧里观摩到的知识,连呼几声「吁——」妄图刹车——


当然没用。初次见面,受惊之马,谁要听你吁啊。喊完那几声自己都觉得好笑,但一想到此刻正身处「绝境」,登时陷入另一种悲伤。


「我真的可能随时死掉……」


明明想在马背感受草原的辽阔,现在只能体味绝望的无垠。再想起做过骑兵的亲爷爷曾讲战友被马拖死的凄惨故事,更是欲哭无泪。迎风干嚎不知多久,竟然渐渐习惯了这策马奔腾的节奏,心中开始莫名暗爽。


和大腿内侧表皮一起脱落的,或许还有恐惧。在恐惧与疼痛的夹缝中还能生出一丝喜悦的,就只有Ewa。


「想想看,什么情况下你能骑着马在狂风暴雨狂奔啊,不正像是电视剧里冲阵杀敌的女将军吗哈哈哈哈!」



第四站 ??

有点奇怪的旅行?


28岁 市场部 

我为什么还没睡



啤就是我,而我被高中老师评价说,「是个有点奇怪的小孩。」


2007年,我在离家很远的寄宿高中读高三,很少上课。但翘课也不做什么坏事,一个人跑到市中心的书店看闲书,几次被现场抓获。我爸常常被叫来学校,可惜我还是屡教不改。所幸考试成绩尚可,勉强没被开除。


我讨厌整齐划一的集体生活,无时无刻不想要离开。


终于向班主任撒谎称家人生病,骗到离校一周的假条。又偷偷买了去承德的火车票,我最好的朋友在那里读书。简单打包几日的行李,为了省钱,只买了一瓶水,抓紧手中同学给的饼干。一切顺利,直到我在候车室收到一条短信,「你爸知道了,他要去火车站堵你。」


不知道是谁、又或者怎么走漏了风声,那时候正是大雪天,路面结着厚厚的冰,我爸心急火燎地开车赶来了。我有些记不得自己是怎么甩开他挤上了火车,但猜想应该是上演了一出候车室的闹剧。


出发十几分钟后,我爸依然在车上找到了我。这出乎我的意料,也让我更加愤怒。为什么要跟着我,为什么总觉得我是个小孩呢。一路上我都保持着沉默,起初我爸想要问些什么,后来也放弃了。


去承德要在北京中转,北京西到北京北,北京北再到承德。在换乘的空档里,终于甩掉我爸。此后多年,我爸总是声称那天他跟丢我之后,便自己逛了逛北京。可事实是,那天在打给我妈的电话里,我爸哭了很久。


他觉得他可能要失去我这个女儿了。


关于承德,我什么都记不太清。只记得有许多山,这对于平原长大的我有些新鲜。公交车像船只一样颠簸,起起伏伏,尽管是在冬季,我依然想去一次避暑山庄。下错站,遇上在斜坡玩滑板的男孩,我看了很久也没能上去搭话。避暑山庄回来,便开始发烧,北方太冷了,几乎能冻住我的脾气。


这件事过去十一年了,太久了,以至于像是假的。我丢失了很多细节,比如后来我道歉了吗,我流着眼泪说了对不起是吗,还是一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十一年前,我用黑白屏幕手机,在数学课本上写幼稚的小说,128MB内存的MP3里装满盗版歌曲。几乎没有朋友,看很多书也解决不了青春期里的痛苦与困惑。


奇怪的小孩在人生的旅途上又行进十一年了。也就是最近几年,才真的明白了父亲当时的虚弱。「我们在时间的学校里成长,我们在时间的火焰里燃烧。」德尔莫尔·施瓦茨这么写过。



第五站 ??

1159公里的环岛



路总

36岁 视觉设计部 

年纪大了就不太会自我介绍



路总说,旅行和旅游的意思还不太一样。旅行的重点在于「行」,是「在路上」的一种状态。玩不玩得开心,反而没那么重要。


他最近的一次旅行去了台湾,和六名大学同学一起。七个人,五台摩托和一辆汽车,从台北出发环岛一周,1159公里是这次旅途的数字距离,而时间距离是8天。



出发时其实不算顺利,刚出了台北便有人迷路。迷路的女孩是骑行的新手,又难敌Vespa的美貌选择了一辆没那么适合她的车,骑得很慢,车倒了很多次,第一天晚上不小心走上岔路,手机又偏偏没电,大家分头找寻,还好最后无事。


陌生环境带来的紧张,混杂着终于上路的亢奋,再加上人与车的「搏斗」与磨合,旅行的头两天就这么过去了。到了高雄,这辆让人伤痕累累的摩托被替换。沿着公路奋力前进,下一站就是垦丁了。



冬天的垦丁,有着令人胆寒的「落山风」,这种强风刮起来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甚至能持续数天。


「如果你本身骑得不快,突然来一阵风,可能就会偏离方向。」道路原本就弯弯曲曲,导航仪又不够听话,稍不留神就会走入无法通行的小路,只能推车折返,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到达在垦丁的住处时,已经是晚上的8点。没有选择在繁华的恒春镇落脚,而是挑选了相对偏僻的佳乐水。这里原本是当地居民冲浪玩耍的地方,又因为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曾在白榕园取景,才变得更为人所知。


就像清晨窗外温柔的景色所暗示的那样,垦丁的这两天,轻松又自在。



不知不觉,七个人已经从宝岛的最北点移动到了最南点。从垦丁再出发,便进入旅途的后半段。穿过一座座原住民部落,似乎就能嗅到太平洋上空卷来的海风,现在开始,便要画圆圈的另一半。


天公作美,迎来了第一个雨天,精心准备的雨衣终于可以登场!清一色的某团「外卖服」,之所以PK掉某度、某饿的原因是黄色最为醒目。我们看到会哈哈大笑的东西,台湾朋友们或许有点不明就里。这也算是对时下台陆生活差异的一种善意调侃吧,路总是这么觉得。



骑行环岛之所以好玩就在于,总会有计划外的地方出现,比如在路上突然出现的旭海温泉。几乎不用商量,大家纷纷停车,共同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温泉时间。


在旅行的人,总是比较能够享受一种错拍的乐趣。


再向前行便到了太平洋岸边的南迴公路,层层叠叠的海浪,如同灯芯绒一般,让心变得宽阔。有了外卖雨衣这么霹雳的服装加持,此时不尬舞,简直是在辜负上天。如果这场旅途是一部电视剧集,这里应该暂停定格为名场面。



毕业已有十多年,大家天南海北还能聚在一起,共同完成一件没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本身已经足够难得。就好像在恒春镇「董娘的店」里吃碗熟悉的卤肉饭,路总在2012年也拜访过这里,还拍下了相同角度的照片。


2017年 vs 2012年


变幻莫测的这个时代中,总有一些东西没怎么变。


2012到2017之间是5年,31岁到36岁是5年。如果再把时间往前回溯,或许可以像欧洲鳗鱼一样洄游,直到抵达童年。


还是小孩子的路总,寒暑假去探望远在苏州工作的父母。无人陪伴时,便骑着自行车在江南的街道兜兜转转,看人看景,又或者只是单纯地珍惜着这一段段在路上的时间。




嗯~能够看到这里的人,敬你是条好汉?


在文末留言随心分享你的旅行见闻/感触/故事,我们将会从中挑选出两名,送出失物招领狗年旅行五件套组~为给大家留足参与时间,活动将进行至2月28日,期待你的分享!


*感谢招领客布可拍摄的美照







官方网站

www.lostandfound.cn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