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段子
  3. 正文

厌世香水孤女,是社恐的隐身衣


睡前喷了点香水在枕头上,结果正巧赶上半夜发烧。有点像寺庙香灰的气味让意识更模糊,好像把我和世界都隔离了,第一次感到自己是真孤独。


“并不难过,反而还上瘾了,最近每天涂点在手腕。时不时要举起胳膊吸一吸来续命。”


就是这瓶芦丹氏的孤女,又名孤儿怨


碰巧有那么几天不想说话不想理人,这时候就很庆幸正好穿得是孤女。


“刚喷上有薄荷的清凉感,像站在雪山上吸了一大口空气。”高处不胜寒得姿态,告诉了所有人我厌世。


“多数情况下,我也很享受自己呆着”


孤女自带一种“谁也别理我的”孤独气场,适合社恐人士。“电梯里碰见的同事没敢和我搭话,后来我每个周一都喷。”



作为芦丹氏最有实验性的一瓶香水,孤女香味的灵感来源于:香灰。


结合品牌的说法,“从属于过去的尘埃里,我们得到了回忆、宽恕以及种种类似的情感,这也是支撑我们走下去的信念。”



“今年年初感觉很茫然,曾经去庙里听经,沉淀了很久。现在闻着手腕上的孤女,好像闻到了寺里的香火味,人与人之间不会互相打扰。”


“孤女有点像双鱼座,浪漫的性格下面更是敏感,时不时就想逃离一下现在的生活。”



虽然是焚香调,宗教感却没有那么强。刚喷在身上还有浓烈的檀木和香辛料味道,有点暖。


“像不像小时候吃的那种话梅丹?”编辑部的女同事试完香后,就一直很暧昧得让所有人都闻她的脖颈。



虽然中文名翻译成了孤女和孤儿怨,实际上Serge Lutens本人说过,香名L'orpheline的前两个音节指的是希腊神话里的俄耳甫斯(Orpheus)。


他是太阳神阿波罗(Apollo)和史诗女神卡利俄帕(Calliope)的儿子,也是音乐家,能写让石头也动容的诗,能弹奏让猛兽也变温柔的音乐。


《弹琴的俄耳甫斯》,贝尼代托·根纳里著(1563-1658)


创始人Serge Lutens是一名调香师和摄影师,2000年推出了自己的专属品牌,曾连续4年在「香水界的奥斯卡」FIFI评选中拿到最佳原创概念奖。


Serge Lutens,曾被Vogue聘请,也制作过两部短片,都在戛纳电影节上都进行了放映,现居摩洛哥,最爱的作家是普鲁斯特


Serge Lutens是沙龙香里的标准,就算找得到全世界只有一个作坊的小众香,但只要没闻过芦丹氏,都不敢炫耀自己懂。


气味:焚香、麝香

留香时间8-12小时


不要因为「孤女」的名字给它的人群定了性别,身为沙龙中性香,“不甜不齁,还有些中药微苦的味道。”即便男孩子喷,都莫名觉得他有故事。


  •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