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杂志
  3. 正文

我是怎么不小心发现我爸是 GAY 的

  世界在下沉,

 关注并星标 VICE 中国,

 不错过每一次狂欢。

我爸是法国人,他24年前移居荷兰,和我妈共同组建了这个家庭。作为一个充满好奇、热爱文化的人,爸爸很快融入了这个国家,在言行举止上都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荷兰人。从小我和弟弟都是他用荷兰语带大的。

每周爸爸都会给远在法国的爷爷以及家人打一次电话。打电话的时候他总是说法语,所以他想说什么都可以,也不用担心我们能听懂他的话。

但是有天晚上,爸爸在和姑妈打电话的时候,弟弟悄悄下床走到楼下听爸爸用法语讲电话。听着听着,他发现爸爸嘴里说出来的几个单词并不陌生。我弟弟听到了 “gay” 这个词,讲电话的过程中,这个单词被我爸爸反复提及。

当时,爸爸妈妈已经告诉我们,他们的婚姻出现了问题,但是几个月后,我大概九岁的时候,我们依然去法国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暑期家庭聚会。我们每年都会去同一个地方露营,营地就在爸爸老家的附近。有一天,爸爸和弟弟在帐篷里玩游戏,我躺在帐篷外的草地上,用一个装着柠檬汁的塑料瓶做陷阱抓黄蜂。虽然隔着帐篷,但我还是能听到爸爸和弟弟玩游戏的声音,我知道谁赢着谁输了。

突然间,弟弟问了一句,“爸爸,你是同性恋吗?”朱利安和他的爸爸和弟弟

爸爸沉默了很久。我不明白弟弟为什么要突然抛出这样的问题。良久,爸爸才问:“为什么这么问?” 弟弟回答:“因为你在电话里说了。” 说完又是一阵沉默。

我的眼睛依然看着试图逃离陷阱的黄蜂,但是我的耳朵已经不在这上面了。我很不解,弟弟的问题听上去像句玩笑,但我能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你说的没错,是真的。” 我听到爸爸这么说,并且紧张地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我就在帐篷旁边,一切都听得一清二楚。不久,爸爸从帐篷里走出来时,看到我躺在草地上。那一刻,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许多年后,我时常自问为什么要当着爸爸的面哭出来,为什么我就不能懂事一点。也许在当时,爸爸是同性恋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意味着爸爸妈妈永远都不可能复合了。

这次露营几个月前,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弟弟和我正在卧室里打 FIFA,爸爸妈妈突然叫我们下楼。当时我就快赢了,所以我不想放下手柄,但是从妈妈的声音里,我能听出来事情不一般。

就在那个上午,爸爸妈妈宣布,他们要离婚了。

这个消息对我的打击很大,我完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离婚,毕竟他们从来没吵过架。他们也没说出离婚的具体原因。不久之后,妈妈就搬出去了,但我依然拒绝接受这个现实,特别是在那个暑假,我们依然是一家四口去法国度假。图片由朱利安·戈雅提供

但是那一刻,我明白我必须接受父母永远不可能复合这个现实。我的爸爸不喜欢女人,包括我妈妈在内。

爸爸出柜之后,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我和弟弟还有我们的狗就在爸爸和妈妈之间来回跑,这一周和爸爸一起生活,下一周又和妈妈一起生活。妈妈交了一个新男朋友,在妈妈这边我们有了全新的生活。但在爸爸那边,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有我们父子三人。爸爸从来没有想过把我们介绍给任何人,我们也从来没有触碰这个话题。我们只是像往常一样生活,远离爸爸的私事。 

直到最近,我和我爸才决定正式谈论他出柜的事情。他告诉我,在他们离婚之前,妈妈就已经另有新欢了。这件事让他很受打击,但他也意识到,其实他和妈妈一直都不像夫妻,而更像是兄妹。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他决定远离我们的家庭生活,去寻找真正的自我。

当时他觉得特别孤独,“结婚生子的同性恋其实不多”,他告诉我。离婚之后,经过心理疏导和阅读大量相关书籍后,爸爸决定去交友网站上认识能够和他分享情感的男人。最后,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不错的人,并且决定和他见面。当时爸爸非常紧张,甚至打电话给妈妈,问她能不能和他说说话。

后来我妈告诉我,她立刻猜到他是在和一个男人约会。在他们离婚很久以前,她就问过爸爸是不是喜欢男人,当时爸爸矢口否认。但终于有一天,爸爸向妈妈坦白了,对他来说,向自己的妻子出柜显然比向自己的孩子出柜更容易。他说他需要时间去了解自己、接受自己,然后才能向我们坦白实情。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一直不敢亲口告诉我们,而且希望说这件事的时候妈妈能够在场。但是他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直到弟弟突然的当面质问。

向我们出柜四年后,爸爸告诉我们他已经和一个男人秘密交往一段时间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为他高兴。我记得他给我看了他男朋友的照片,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他叫我去他阁楼的办公室。来到楼上,我看见爸爸坐在电脑后面,电脑屏幕上是一个坐在咖啡馆里的英俊男人。“就是他,” 爸爸说,声音里满是骄傲。看见一个和你爸相恋的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 他长得很帅,而且谢天谢地,这次我没有哭出来的冲动。爸爸对于自己的性取向也更加坦然,他问我想不想见见他的男朋友。 

在此之前,我一直好奇看见自己的爸爸亲吻另一个男人是什么感觉。但如今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就像看到你的父母在公共场合接吻,非常尴尬,但也很甜蜜。我很高兴他现在在家里也秀恩爱,感觉他终于获得了解放。其实我希望他能早点这么做,但是爸爸告诉我,他不想给我们带来负担,他说就算他是找了个新女友,他也会这么做。

“离婚,妈妈再婚,爸爸出柜,对于你们两个孩子来说还是太难接受了。” 他说。

现在我有了两个继父。我们会在一起过圣诞节。爸爸和我会时不时去阿姆斯特丹的一家餐馆里吃晚饭,这里的汉堡都是用变装皇后的名字命名。有时他还会发他在同志骄傲游行上的自拍给我。有次他带我去了他最喜欢的一家同志酒吧,我见到了他这些年来在那里认识的所有朋友。爸爸是这里的常客,但我却从来不知道有这个酒吧的存在。很高兴这一切终于改变了。

本文原载于 VICE 荷兰


//作者:朱利安·戈雅(Julien Goyet)

//编辑: 林聪明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