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正文

日韩落后于中国的原因!昔日创新王者如今却迷惘不前

◎作者 | 两点马


时间进入2019年,韩国却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韩国夹在美国和朝鲜之间不得自由,经济萎靡不振,企业创新能力也远远低于科技的研发投资规模,有网友甚至调侃韩国的科创就剩下三星公司一家......


新年第二天,韩国总统文在寅发布新年致辞时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韩国经济面临了重大的挑战,韩国经济正在经历着结构性和基调的大变化。


在过去25年中,韩国出口增长指数总是能够精准预测全球企业收益的前景。而现在,这个精准的预警指标亮起了红灯。


韩联社称,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今年1月1日发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12月,韩国出口意外同比下滑1.2%,没有一个分析师预料到该指标会陷入负值。这是最新一个全球经济增长降温的迹象。


曾经的亚洲“四小龙”之一,现在却像一名走丢的小孩,在日新月异的世界里快要看不到前面追赶着的国家了。


01


韩国《中央日报》主笔Chung Jae-hong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韩国目前的情况岌岌可危。他强调,如果韩国还不大刀阔斧破除过时的监管规定,就无法指望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发展甚至生存下去。


共享出行就是一个被韩国坚决抵制的领域。


虽然优步早在2013年就进军韩国,但遭到了政府以及出租车管理企业的抵制,被认定为“非法营运”,2年之后服务被迫中止。


2016年5月,共享汽车创业公司“Poolus”虽然获得了Naver、SK等大企业的投资,但也受到客车运输事业法的影响,只能在上下班高峰期提供服务,而公司于2018年6月也已经解聘了70%的员工,实际上服务也将中止。


韩国客车运输事业法规定,“禁止私家车有偿运营”,这等于宣告了共享出行在韩国的灭亡。甚至是商业性质的拼车行为,韩国人也坚决反对。


全国出租车运输事业组合联合会负责人甚至表示:


“首尔市的公共交通系统十分完善,不能仅凭共享出行在海外城市发展迅速这一理由,就让我们一定也要接受。”


这样的监管桎梏不只存在于共享出行领域。如果韩国政府不与时俱进,不对监管规定进行松绑,不但受到外国公司的竞争,本国创新产业的发展也会被抑制,韩国也就无法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创新型增长。


事实上,韩国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云计算、卫星等领域已经远远落后于美国和中国。


02


巧合的是,韩国的邻国日本,也在抵制共享出行。去年7月,日本政府以安全为由,禁止了非专业司机运送付费客户的服务。与此同时,日本国内的出租车行业也大力游说,支持政府加强对共享出行的管制。


反对共享出行,已经不是日本第一次针对共享经济“说不”。早前Airbnb登陆日本时,也曾被法律禁止,许多房东只能“偷偷摸摸”经营自己的民宿,一旦被社区居民举报,就要关停和接受罚款。


与韩国的监管瓶颈和日本的严厉抵制大相径庭的是,共享出行在中国却是人们最习以为常的事情之一。中国最大共享出行平台——滴滴出行的估值,是韩国人引以为豪的现代汽车市值的两倍还多。


根据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的统计,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同比增长43%,达到7150亿美元。该中心预计,共享经济市场将以每年超过40%的增速增长,到2025年占到GDP的20%。


03


回顾历史,产业的变革趋势,经常从不经意间成为爆款的产品开始。而让韩国学者和日本企业家赞叹的滴滴出行,就像时代变革巨浪来临之前,先行激起的一朵浪花。


二十年前,马化腾的腾讯让人与人得以连接;


十年前,马云的阿里巴巴让人与商品得以连接;


五年前,程维的滴滴出行让人与出行工具得以连接。


可预见的未来,一定是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更是一个以科技和网络为核心的时代。有企业家认为,三十年以后,一双鞋子里安装的芯片都会比人类的大脑更聪明。


在新时代,政府、企业和个人都需要自我升级。传统产业的劳动力需要获得再培训,国家社保体系也亟需加强,以适应数字经济的发展。目前人类社会正处于从模拟经济到数字经济、第三次工业革命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大转型期。在这关键的岔路口,一个国家的未来取决于其读懂变革、顺应变革甚至引领变革的能力。


Chung Jae-hong指出,如果年轻人只追求像教师、公务员、医生这样舒适的传统职业,那么国家就不会有未来。人们要不怕失败、勇于承担风险,才能让整个国家既有创造力又充满活力。


正如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生物与大脑工程教授Lee Kwang-hyung所言,韩国政府必须取消过时的监管规定,鼓励年轻人创业,才能让韩国经济再次腾飞。


如果你仍经历着早九晚五人累钱少,

来这里,有你财富进阶的终极秘密!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