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文化
  3. 正文

热衷于包书皮的日本人,是文化习惯还是保护隐私?

万景路专栏|日景寻路

从基本景象中寻出路来,这似乎是写日本的使命。


我们小时候上学时也包过书皮,因那时纸张还很金贵,所以一般使用废报纸做包书皮,如果用的是牛皮纸,那上课时从书包里掏出课本就不是往书桌上放的,是要“啪”的摔一声响出来的,牛嘛!然后就引来周围一片艳羡的目光,偶尔还会伴随着两声“啧啧”。


至于为啥包书皮,原因却是很简单,那不是什么书到用时方恨少,而是根本就是书少,怕把书弄脏弄破而已。曾几何时,咱们财大气粗书多纸多了,倒是感觉对包书皮儿似乎没有以前那么重视了。


旅居东京后,不经意间,却发现在日本的电车上乘客手持的文库本(是一种外型便于携带的小开本书籍,大小约为105mm×148mm)几乎都包有书皮,而且书皮是纸质、布艺、皮革各式各样都有,精巧精美,看过去,一种爱不释手之感就会油然而生。


记得最初在日本书店购书付款时,还惊喜了一把,因为当收款员双手恭恭敬敬的接过书后,同时还用敬语问到:“カバー、おかけしますか?(您需要包书皮吗)”“要,当然要”,然后剩下的就是享受店员那熟练的赏心悦目的包书皮服务了。?


据调查显示,在日本有57%的人在购书付款时要求包书皮。另有近10%的人虽不在书店包书皮,但却是买回家后包上自己喜欢的书皮,还有4%的人在借书时为保护书不被弄脏弄坏而选择包上书皮,而在只有20%多一点的不选择让店员包书皮的购书人里,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因担心包书皮费时间从而影响到后面排队付款的顾客而不在店里包书皮的。看来,日本人买书、看书采取包上书皮的人是占了绝大多数的。


那么,为什么包书皮在日本会如此人气而且还长盛不衰呢?这要从两个角度来分析,一方面从书店的角度来看,书店提供包书皮服务应该有两个理由:一是包上了书皮在店员的眼里顾客是否付完帐就一目了然了,这样既方便了反复购书的顾客也提高了店员的工作效率。二是基于书店考虑的广告宣传效应,因为每家书店的包书皮都在使用材料、颜色、设计等方面有着独自的特色,购书客们带着这样的包着书皮的书乘车,无疑就是就是给书店带了一块移动的免费广告宣传牌。


Bookskiosk曾经推出过一个“生日之书”专柜,就是找出一年366天出生的著名作家,把他们的文库本加上一个生日书皮


大多数日本人选择给自己的书包上书皮又是有着怎样的理由呢?这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其一是防止书变脏弄破和受到太阳照射而使得书籍褪色。其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而不想让他人知道,从而将书的名字隐藏。


这不仅仅只包括一些内容涉嫌情色、暴力的书,还有很多人是不想把自己的喜好透漏给他人。我们知道日本人不喜张扬,凡事低调,不露个性。而且,每人读书的内容又各不相同,比如很多中年男人也爱读漫画书,主妇、小资们愿意读流行的情爱故事书等等,这些,在坐电车上下班看书时如果让邻座看到了就未免有些尴尬。


况且,不仅仅是封皮的画面会暴露个人的读书嗜好,书名也会泄露个人隐私,从而让看到的人从你所看的书名就读出了很多涉及个人隐私的讯息。那么,为了避免这些,书皮就是最好的掩饰品了。


秋天的红叶电车主题书皮


这从日本人在被问及为何会选择包书皮时的“不愿被他人知道自己私人的事情”之回答就足以说明问题了。比方说,像关于恋爱方面的书,或者是励志、工作方面的诸如《怎样在30岁独立》、《部下的指导方法》等等,如果一旦被人看见书名,就会给人引来诸如“这小子还不会恋爱哪”“想30岁开公司独立是咋地”“看指导部下的书,八成是部下不买他帐吧”……等等臆测。


同样,比如大学生在电车上手捧一本没有包书皮的名牌大学课本在读,就会给人一种“丫明显是在显摆嘛”的错觉。因以上种种,为免于被别人无端猜疑、耻笑,使得自己陷于尴尬之境中,以日本人的不肯示人真实想法的性格,当然是只有包上书皮才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总的来说,在各色各样的日本人里面,处处都可以看到或感受到他们纤细、多虑的个性。所以个人认为,这后一个理由应该是占了主要成分,因为日本人骨子里对个人隐私的重视是几乎到了患得患失草木皆兵的程度的。或许这里也有日本独有的“耻文化”心理在作怪吧,不想被人看到自己所看的书的封面的这种心理虽人人都有,但唯独日本人是把这种心理活动付诸于行动并形成了具有普遍性的一种社会现象的,或许这也是日本独有的一种文化了。


因为包着书皮,你永远不知道电车上坐在你对面的人在读一本什么书


说到文化,当我们一提到“日本文化”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日本文化一般会是相扑、刺身、寿司、日本刀、盆栽、茶道或者动漫、游戏等,其实,日本人自己认为包书皮也是日本独特的文化之一。


包书皮的文化又体现在哪里呢?据日本书皮协会纪录,早在一百多年前,日本一些旧书店出于保护书的目的,就开始为售出的书包上纸书皮了,所以日本人认为自己包书皮的历史可称得上是悠久了。发展至现在,可以说日本列岛从南到北几户所有的书店都有着精心设计各具特色的包书纸。包书皮,它既承担了保护书籍、保护读者隐私的作用,也成了书店的移动广告牌,久而久之,包书纸也如同藏书票一样,还成为了藏书爱好者们争相收集的纪念品。


我们再来看看日本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书店的著名书皮设计,比如,位于东京神乐坂的海鸥书店在书皮上就印上了自家咖啡店的广告;AYUMI书店则邀请了插画家永井一正和设计师原研哉给自己家的书皮设计了封面,并因此还获得了2007年的日本书皮设计大奖(包书皮不仅有设计大奖赛,而且早在1983年的时候,日本就已成立了书皮协会);位于京都的著名的大垣书店在书皮设计上则依然延续了古都特殊的气质,书皮上白蓝相间的曲线取自该店铺向北看到的京都北部山峦的轮廓曲线,用简洁又明晰的手法还原出了京都人心中素朴的心象风景;而位于福冈的黑木书店的书皮设计直接取自店名,在上面印制了一块木头;位于静冈县下田市的村上书店,因下田从古代开始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于是,他们的书皮上就印制了地图,让人一见之下有一种阅读历史书的感觉。


位于岩手县大槌町的一页堂书店虽在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中被摧毁,但9个月后,没有书店经营经验的人们又重新在一处购物中心内重新开设了新店。为了纪念地震前的这座小镇,这家书店的书皮上则印上了地震前小镇的地图,提醒着人们要永远记住小镇的美丽和大自然的无情。


岩手县大槌町的一页堂书店的书皮(图/一页堂)


还有的书店在自己的包书纸上印上诸如各国的“书”字,看起来一股书墨香气就几乎扑鼻而来。也有的书店使用榻榻米草席书皮,那么,书香、草席香共存就又构成了日式书斋的氛围。像一些大型书店如Book1st、RIBRO、纪伊国屋书店、淳久堂、丸善、有邻堂等更是拥有自己标志性的书皮,无论看书人走到哪里,虽然周围的人不一定知道你在看什么书,但却从包书皮上一眼就知道你所购之书大概出自哪家书店。


除此之外,在商店还有各种布艺书皮、皮革书皮、尼龙书皮等出卖,尤其是有些布制或者皮制的包书皮,一些包书皮制造商还人性化的在包书皮的封面或背面内置了一个小小的收纳袋,那么,这本附有收纳袋的书就有机会陪你出入各种包括地铁、图书馆、博物馆以及旅行目的地等场所,因为你可以把通勤票,门票、耳机、书签、便签甚至包括信用卡等小物件都放入这个不起眼的小小收纳袋里。商家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细心之举,却给读书人带来了莫大的方便,这也许是日本人喜爱包书皮的原因之一吧。


凡此种种,确切的说,各种美轮美奂书香四溢的包书皮,已经构成了日本列岛一道亮丽的读书风景线,让人们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书在这个岛国所拥有的魅力,而那些风格各异的包书皮与其说是包书皮,有些的精美程度已经堪称是艺术品了,日本人自己就亲切的把书店也同时称为“书的洋服屋”,他们认为,给书包上书皮,就犹如给人穿上可爱的洋服一样,是要重而视之的。如此,你还不能说日本的“包书皮”好有文化么?


值得深思的是,日本人仅仅是对一张书皮的制作,就能够倾注如此多的心血,并用一种接近“艺术创作”的方式,让原本可以简单批量生产的产品,以完美而又充溢着和风诗意的方式呈现在人们的眼前,让读书人在尚未徜徉于书中自有颜如玉的意境中时,就已先被赏心悦目的书皮时时陶醉着了,长此久往,人的情操自然会受到陶冶,思想境界也自然会得以提高,从而影响到做人的方方面面。


曾经在日本的一个网站论坛上看到过日本人对于包书皮的议论,其中有的人说:“如果上厕所时因没有厕纸就毫不犹豫的把书页撕下擦屁股,那么,这样干的民族他们的国家经济是不可能得到真正发展的”。


初闻此言时,尚不以为然,不过,在了解了日本的包书皮文化的真正内涵,弄懂了由包书皮说衍生出的各种积极意义后,方才觉得日本网友的吐槽并非是危言耸听,而是对以爱读书著称的本国的自信的断言。因为我们终于明白了日本人缘何如此重视包书皮,因为它不仅仅只是为了保护书籍和个人隐私,它还是一种符号,在表明使用者的态度的同时,也在提示着一家书店的品味,演绎着一份文化的沉淀…….


顺便说一句,日本人非但是为新书包皮,即使是旧书店,哪怕价值只是100日元(约合6元人民币)的旧书,店员同样会为它认认真真的包上书皮,看着那精美的书皮,看着店员那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就会在怀疑书皮和所费功夫甚至超过旧书本身价值的同时,更加意识到这个民族的不凡之处。


(本文为作者原创稿,原题《包书皮是日本一种独特的文化》,转载请留言获得授权。除特别注明外,文中图片均由库索拍摄。)


万景路,旅日作者,著有《你不知道的日本》等。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