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女生
  3. 正文

啪!啪!啪!

来来来,开门见山,先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嗲吗,掼炮!

很多年没玩过了吧!


今天送洋洋去FunFair(幼儿园下周才开学,这几天就去小托班混混,是的她上周中退烧了,流感终于好了),老师塞了一盒掼炮给我:“我特地从乡下买回来的!” 

孩子们太小了,不给他们玩,这是给家长们的。


掼炮、老太婆撒尿和仙女棒(我们小时候不叫那么文艺的名字,就叫安全烟花)是我小时候比较敢玩的排名前三的烟花爆竹类产品。

掼炮虽然啪啪啪也挺响,但毕竟体量小,好控制,只要不作死一般就不会死,而且就算是没人管的十三点顽童用掼炮乱扔路人也不大会造成什么很大伤害,它总要砸在地上跟地面摩擦了才会炸响。我唯一一次被掼炮吓到,是有个很顽皮的女同学想试试看徒手捏掼炮,结果啪的一声,她说手很痛的,手指尖还留下了淡淡的黄色的痕迹。

老太婆册四(撒尿)是我们这种没guts的小孩比较喜闻乐见的东西,不响、不吓人、不要钱。从人家放过的大地红的残纸堆里捡到还没炸过的小节,随便放在什么地方(水门汀地上或者那种水泥的公共水斗边缘都可以),把它一拗二,点着,就能刺啦刺啦地放几秒钟迷你焰火。

仙女棒么更加适合小孩了,拿在手里甩来甩去,带着硫磺残余的空气味道还很好闻。但有一次,我手里的仙女棒里的火焰突然倒窜了一下,我手执的纸卷一下子很烫,我被小小地吓到了(竟然记了毛三十年,看样子也不是小小地吓到啊),看样子安全烟花也不是完全地安全。

到了初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要证明自己长大了老嘎了,我突然变得狗胆包天,过年时会带着邻居小孩到城隍庙去买两捆高升回来,大白天就直接在弄堂口放着玩,再后来连那种大蛋糕礼花弹也敢放了。


即使那样,我还是很怕几种产品——划炮、飞毛腿和夜明珠。


你大概会说,夜明珠有什么好怕的啦,每个小孩都玩的呀!但我初中同桌的手掌烧伤过,就是因为一颗夜明珠突然倒窜了。以前春节时满街的夜明珠在马路两边窜来窜去,好看是满好看的,但我总是怀着一种怕被流弹击中的恐惧感,无法好好走路,简直是抱头鼠窜。

划炮呢,是因为声音真的太响了,而且是有杀伤力的,关键是喜欢玩划炮的小孩里十三点比例很高的,会有人用划炮扔进阴沟里乱炸,也会有恶毒小孩故意把划炮往路人羽绒服帽子里扔,现在想想还是觉得非常害怕啊!今天早上洋洋的小托班老师给我掼炮时,我就提起了划炮这种产品,老师很高兴地说那个可好玩啦,我心想求你了别炸路人帽子啊!

比划炮更吓人的是飞毛腿,听这个名字么,大概是两伊战争后那些年中国市场畅销产品,biu biu biu地啸叫着乱窜,炸起来又特别响……我小时候只要走在玩飞毛腿的小册佬们附近就会提心吊胆,就怕有哪根飞毛腿窜到我脚边甚至炸了我眼睛。


现在想想哦,我还是很感激烟花爆竹禁令的,是德政啊!


但回首往事呢,我家其实是靠烟花爆竹赚过钱的。

我高中时代,我爸跟他朋友做过烟花爆竹生意,仓库放不下的鞭炮就堆放在家里,恐怖伐,无知伐,狗胆包天伐!具体来说呢,我写字台下面和床旁边堆着很多很多大地红。我后来想想,如果有谁在我桌下扔个香烟屁股,我大概可以飞到东方明珠那么高了……

我爸是跟着朋友随便做做,但他那个朋友可是规模做得很大很大,常常遇到被竞争对手举报然后仓库被抄掉之类的事情。后来有一年是几辆运货卡车在杨浦大桥上被警察拦截了,此后就洗手不干了。后来大概他们家去做冷饮生意了伐,冰火两重天,反正都能赚钱。


那些年有个每年都要被媒体讨论的现象就是春节时放烟花的铺张浪费。我们家放得蛮厉害的,但也就是那些可以放在弄堂里马路上的大蛋糕而已,他们还有一种很大的圆球形状的礼花弹还要用专门的炮来放的,只能去郊区放。

我记得有次是在张庙附近跟那个卖烟花鞭炮的叔叔还有我爸的另外几个朋友家庭聚餐,吃完后就到附近的一块荒地放礼花弹,结果那天焰火还烧着了草地,爷叔们都吓坏了,赶紧冲进去灭火后。之后又后怕起来,因为那年正好有领导人去世,他们担心这样大肆放焰火会被举报伐……


放焰火危险还是危险的。我还听爸爸妈妈说过一个很惨的事情,好像也是他们认识一家,过年的晚上,人出去吃饭白相,狗关在家里,结果对面楼窜来的焰火窜进了阳台窗缝,把房子点了烧了,狗逃不出去就烧死了,很可怜的……


诶,最后说个我妈妈的小姊妹家里的好笑的事情吧,这件事发生了也二十几年了但我到现在想想还是要笑的!

那个阿姨家里住老公房,除夕夜里就把大地红挑在窝叉头上,到了点就要伸到阳台外面去的。结果到了那个点,她儿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正好站在阳台门口吃瓜子,堵住路了一讲!窝叉头一时来不及伸出去,就在家里炸了五百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才是红红火火迎新年啊!


今天就写这些吧,祝大家新年快乐哟!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