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正文

你回家过年了,猫怎么办?



作为大学毕业就来上海找生活的小青年,我一直信奉一个道理,常在城市漂,哪能不养喵。因为每天就算加班再晚,也有一只猫在等我,就算过了很臭的一天,回家看见它也就等于给这天圆上了一个温柔的句号。它不仅仅是一只猫,更是我的武器,我的鸦片,我的灵魂伴侣。


但每到春节,我都要思考一个哲学问题,我走了,猫怎么办?


有人图省事,直接连猫带笼扔在了垃圾堆。也有心肠稍微好0.5克的,把宠物当弃婴一样附上资料卡摆在北风里,成了没娘的孩子。 



其实,这并不是孤立的事件,因为每年春节都是宠物遗弃率最高的时间。一些人节前花个1000块把宠物寄养在店里,然后这些小动物就被永远留在了这里。


春节对一些没有责任感,还在犹豫该不该继续养的人而言,是解脱的最好时机。


也有特别负责的,一个朋友为了照顾宠物,选择留在北京过年,还骗爹妈说是工作调休。有人专门为狗叫了辆专车,带它舒舒服服过它的年,还有打工小伙背猫骑摩托返乡,可以说少女心爆棚了。


这三种方法暖是暖,但不是每个人都适用。轮到我自己,还是得好好琢磨别的计策。


起先我想航空托运,让猫和我一起回家过年。为此,它会被关在笼子里送入货仓,也就是我的猫是被纳入“行李”范围的,而“小动物过境造成的受伤,丢失,延误,患病或死亡,航空公司不承担责任”。这意味着,就算你的宠物再通人性,此时它也被降格,只是一只比单细胞生物高级的动物而已。


说实话,心有点悬。因为之前看过一个新闻,一位东航的机师忘了给货仓供氧,活活让金毛窒息,死前还把铁笼咬出一道口子。机舱压缩式的黑暗中,它轻轻呼出屏了最后的那口气,闭上眼睛,就像那些在海洋深处的压缩黑暗中呼吸发光的鱼类,等到见光已经死亡。 



你以为把宠物送入了标准化的动物托运流程,没成想送入了监狱,深渊之上的摇篮顷刻变成坟墓,给养宠人心里罩上阴影。不行,我不能活在概率的阴影里。


接着,我想到了宠物店寄养,楼下宠物店寄养平时80一天,春节200,还得自带干粮毛毯。贵是贵了点,但胜在专业。唯一的不好是天天关笼里,这一保护意味的措施攻破了情感的最后防线。


狭小的过道两侧,并排矗立着俩层光秃秃的笼子,所有猫狗都缩在里面。不管你是一万一只的布偶,还是小区捡来的流浪猫,这里阶级平等,一视同仁。一些大型犬精力旺盛,趴在笼口啃铁丝,想撕咬出一个秘密通道,可巨大的动静引不来自由,只引来了一把更厚实的锁。



我都能想象我的猫被关在里面,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起先它昂首踱步,在笼里小心地走起来,接着趴在一边无聊地咬指甲。到了饭点,它激动地凑过来,没有牛肉,也没有鸡胸肉,更别说妙鲜包了,只有干巴巴的猫粮。夜里十点准时熄灯,黑暗中它听见隔壁同伴的动静,看到对面十几双发光的,禁锢的,沉默的眼睛,喵喵喵地叫几声,像一个对暗号的犯人。


这场景我越想越不对劲,这他妈的不就是集中营吗,平日里它是抓沙发撕纸巾,在地板上撒欢奔跑的小坏蛋,现在被关进了奥斯维辛,关塔那摩,成了渣滓洞里的小萝卜头,这怎么行?!



想想还是换个别的,现在O2O这么发达,家庭式寄养就不错,至少不用关起来。我在某宠物寄养APP联系到一位赵小姐,她养了一只美短,经验丰富。但问题来了,我的猫胆子太小,有社交恐惧症,平常来个送外卖的都能吓得钻进被窝,现在到了陌生环境,趴在沙发底下一个劲叫。


这架势,让我想起小时候我妈为了上班把我送亲戚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能哭半天,觉得妈妈不要我了。


赵小姐说,这猫太怕生,你还是把它养家里吧,可以托本地的熟人定期上门照顾它。这有点难,春节假期,大伙串门的串门,旅游的旅游,哪好意思开这口;另外这座城市里,也实在没几个深交的朋友,So Sad。



最后,我深思熟虑,决定让它留守出租屋,备足七天的口粮和水,除了猫砂盆,我还把洗脚盆,淘菜盆都做了厕所,最主要的是,为了防止它开门,我还特意扎了个结界。一切就绪,只能委屈它在越来越臭的屋子里多忍几天。




其实,我们公司也有只猫,叫奇奇,去年十一假期,它被关在了会议室,里面自动喂食机和厕所一应俱全。等到节后被放出来,这只猫就挨个跳上桌把所有东西碰到地上,疯狂倾泻不满,隔天才恢复,应该是以为自己被遗弃了才这么暴躁吧。好担心我的猫也和它一样。


这个月13号,我就要飞回老家了,我都能想到出门那天,它和往日一样,一声不响又带些不安地坐在某个地方看我,眼睛水灵灵,睁得很大,当门关上的一刹那,我能瞥见它依旧在看我,那么大的眼睛就像一颗泪珠,说实话,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泪珠。门外,在归乡心切越来越快的脚步声中,也许我的叹息声也会加速,像一股停不住的溪水汩汩流淌。


中国有1.2亿只宠物狗,8000万宠物猫,我不知道其中像我这样的养宠人有多少,但当新年的烟花放完,我们内心的某个角落会不会都趴着一只孤独的猫,在窗外五颜六色的烟花声中,在房间死水微澜般的黑暗里,它会寂寞吗?


你看到的是我在安排一只猫,没看到的是我在异乡无处安放的寄托。而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遥望远方牵肠挂肚。





广告时间

在见不到猫的这段日子,

你可以试试「我最在行」知识对战小游戏。

点这里就能开始玩,还有百万现金等你来分。

靠自己的知识赚点钱,年后给你的猫加餐妙鲜包~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