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正文

美国人文历史及建筑(29):伊利运河国家遗产走廊,500 英里的历史河道

上个星期我们介绍了切萨皮克和俄亥俄运河,按照华盛顿最初的设想,运河要把首都与俄亥俄河连接起来,而俄亥俄河是密西西比河最主要的支流,它流经富饶的五大湖地区,这样就可以带动弗吉尼亚和马里兰等最早殖民地地区的经济发展,但是它最终只通到马里兰州的西北山区。稍晚一点,另外一条运河,即伊利运河(Eric Canalway),才实现了美国建国先贤将美国大西洋沿岸与五大湖地区连接起来的夙愿。

伊利运河最早的构想,出自独立战争时期的一位将军菲力·斯凯勒(Philip John Schuyler)。斯凯勒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担任过大陆会议的代表,建国后担任过纽约州联邦参议员和州测绘总监。斯凯勒对纽约州的地理地貌非常熟悉,在纽约州的北部,用运河将许多水路联通、从而将伊利湖与当时大西洋最主要的港口纽约连接起来的构思,就出自于斯凯勒。(题外话:美国建国初期的一幕悲剧,即开国元勋当中著名的联邦党人、华盛顿担任总统时的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1804年与时任副总统的伯尔决斗而死。汉密尔顿就是斯凯勒的女婿。)

后来,也担任过纽约州联邦参议员的纽约市市长和纽约州州长、德威特·克林顿(DeWitt Clinton)将斯凯勒的设想具体化,提议修建一条将纽约与五大湖连接起来的运河。他的这一倡议在当时曾经被一些人讥讽为“克林顿的水沟”(Clinton’s Ditch),但是在1817年,运河终于开工了。纽约州曾经争取过联邦政府的支持,但是未能成功,所以一直由该州筹集经费进行建设。经过8年的施工,到1825年伊利运河全线通航,

伊利运河主要段落为:从纽约州首府奥尔巴尼到布法罗,从哈德逊河到尚普兰湖(Lake Champlain)、从蒙特苏马(Montezuma)到卡尤加(Cayuga)和塞内卡湖(Seneca Lake),从锡拉丘兹(Syracuse)到奥斯威戈(Oswego),还有一些其他小段的运河。运河河深为4英尺,宽为40英尺,但是运河从奥尔巴尼到布法罗的那一段,水闸闸道长宽分别只有40英尺和15英尺,从而限制了全程通航船只的大小。

尽管如此,伊利运河通航后,立即完全改变了纽约州的运输和商业局面。以前从奥尔巴尼到布法罗的旅途需要两个星期,现在只要五天,不但时间缩短了一多半,而且货运成本降低了90%。随着纽约州西部的物产可以更快速便宜地运到海边,纽约市作为大西洋港口的重要性也愈加重要,纽约州西部的农业、木材加工、采矿业和制造业蓬勃发展,纽约成为美国经济的重要基地。

不仅如此,伊利运河还使得美国内陆更加迅速地得到开发,而且成为那个时代的“信息高速公路”,形形色色的社会改革运动,例如废奴主义、妇女权利运动、社会乌托邦及各种宗教运动都沿着运河两岸传播和发展。伊利运河的成功还启发了美国东部和加拿大建设其他的运河系统,后来的运河可以容纳更多更大的船只。

但是,随着火车和铁路运输的到来,运河开始逐渐退居二线。 到1959年,部分沿着加拿大和美国边界的圣劳伦斯海道建立,进一步减少了伊利运河的商业交通。到今天,纽约州古老的运河系统,已经逐渐演变为水上和陆地上的休闲娱乐场所,人们在那里不但可以度假,还能学习了解国家发展的历史。到2016年,伊利运河被认定为国家历史地标。

伊利运河将纽约州的许多河流湖泊连接成一条500多英里的水道,自1825年通航至今。现在它的运输功能已经逐渐被游览和休闲活动所取代。这张照片上就是游览船只正在进入位于洛克波特(Lockport)的水闸。(国家公园管理局/伊利运河国家遗产走廊)
运河沿岸的许多城镇都各自举行一年一次的传统盛会,这是瓦特福德镇在每年劳工节后第一个周末举行的“拖船大聚会”。(国家公园管理局/伊利运河国家遗产走廊)
伊利运河1825年开通之后,从奥尔巴尼到水牛城沿线的城镇社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对于今天的访客来说,探寻运河两岸的社区是他们“运河体验”的一部分。这里就是布鲁克波特(Village of Brockport)的街头一景。(国家公园管理局/伊利运河国家遗产走廊)
在伊利运河上,旅游船和运河历史上运输船队的船只常常相伴而行。这是建造于1901年的“激励者”(Urger)号拖船,它曾经是纽约州运河公司船队的旗舰船。这是它停靠在伊利运河的尚普兰河段。(国家公园管理局/伊利运河国家遗产走廊)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