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北京
  3. 正文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15)

来这里找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天下美食出北京,可能是北京唯一还有良知的美食号。



     

前文回顾: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1)。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2)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3)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4)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5)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6)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7)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8)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9)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10)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11)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12)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13)

酒局故事之——老谷在监狱的那些年(连载14)

    1994年到1995年,那是大胡子最风光的一年。其实大胡子的本名儿很文雅,很多人似乎都忘了他的真名儿叫李曼。早年间他的农村出身以及像女孩儿一样的名字,不光同事,就连犯人有时候都敢开他的玩笑。可后来大胡子奋发图强,努力行贿,终于跟监狱长混到了一起去。监狱长给他安排了督察的位置,李曼同志也开始留起了胡子,且这一留还就不剪了。


   有了牛逼的地位,又给自己弄了个凶神恶煞的造型,监狱里已经没有人敢再瞧不起他了,同样也没有人记得他那个秀气的名字。可人得到了权利之后,他又要干点儿什么呢?他就要报复曾经看不起他的那些人,无论是嘲笑过他的狱警还是犯人,对待他们,大胡子只有挥舞起手里的电棍。毕竟在体制内,官大一级压死人,对于大胡子的做法,监狱长都支持,谁又敢反抗呢?所有人都说,那个阶段的大胡子,已经接近了心理变态。


   1995年,那是闫老四第四次服刑,且马上就要出狱了。那时候的他被关在七中队,由于马上就要出狱,那会儿他也是不太起眼儿。谁也不招不惹,杂务和管教说什么就是什么,跟谁都不较劲。可偏偏在他快出狱的时候,让他赶上这么一档子事儿。


    七队有个犯人不太服大胡子,其实每个队都有这么愣的,比如以前十二队三班的山子。事情的起因没多大仇没多大恨,就是单纯的不服。大胡子呢,必然也不太惯着。可这不服的主儿也不太好打,必须得让几个杂务帮着按着。被打的这个犯人叫小地主,当时在七中队也是个杂务。但是在杂务圈儿里大家都跟他不错,这里头的杂务甚至还有小地主的同案。


    大胡子下令按着小地主,其他人倍儿逼不情愿,可你再不情愿还有其他小队长在这儿呢。这操蛋事儿警察不会亲手干,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大胡子,神经病啊你打人我还得给你按着?可他发话了你得听啊,警察不听可以,犯人不听是什么意思?准备暴动造反?闫老四纯属是点儿背,跟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可另外一个杂务实在不忍心亲自下手按着自己的兄弟,就给闫老四推到前头去了。


    本身狱警打犯人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儿,大家也见怪不怪了。可俩轴逼碰一起了,那就是火星撞地球喽。甭管大胡子怎么打,小地主就是不怂,就是操你妈有本事打死我。最后大胡子有点儿骑虎难下了,他不能怂,他自从当上督察以后他就没怂过。大胡子的内心从愤怒已经逐渐变成了癫狂,他自己内心中有一个强大的梦想帝国,这个帝国就是他无限的权利,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帝国崩塌。


    随着手里的电棍一下又一下的加重,旁边儿看着的人已经发现不妙了,大家心里都有数儿,这么下去必然要出大事儿!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能控制住大胡子,谁过来拦他大胡子就电谁。直到最后所有杂务已经不再按着小地主了,小地主的身体已经渐渐的没有了反应。大胡子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地上,仿佛是两个角斗士之间他得到了最后的胜利。


   所有人都看傻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犯人死在他们面前。有怕出事儿的小队长提前去通知了大队长,可当大队长来了之后发现为时已晚。几个人架着大胡子去了监狱长的办公室,其余的杂务犯人一律暂时送严管队关禁闭。


    而后来的事情,更让闫老四吃惊,当时所有的小队长一律调走,至于调到哪里无人知晓。其余的犯人都在摩拳擦掌的等着大胡子被脱衣服,送监狱,大家得好好的捶丫一顿。可监狱方面对小地主的家人宣称:小地主是病死的。这一下儿让所有人都傻了,大胡子到底关系有他妈多硬?杀了人不仅没进来,反而监狱方去帮着掩盖事实的真相。

    听到这儿的时候老队长张毅点了点头:“没错儿,那个时候咱们这儿正在争当第一模范监狱,当时上头下令不许出任何的事儿,即使出了也要压下去。”所有人都重重的叹了口气,老谷递给了五爷一根儿烟,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五爷说道:“当时我还有不到一年就要被释放了,这事儿我也没敢多掺和。所有人都有点儿怕了这事儿,怕了大胡子背后的关系,都觉得太他妈黑了。谁能想到他最后仅仅是不当督察了,又换到咱们队接着当狱警。我就记得当时有不少人都说,等出去之后要么报复他,要么举报他。可出去的人一拨儿又一拨儿了,大胡子也没下马。直到之前他们家被人炸了,我才盘算着讹他一把,混个好日子,您几位也知道,这次我是无期徒刑,我也想下半辈子在这里头舒坦点儿,谁承想还得罪了您几位。可我之前真的不敢说这事儿,谁知道大胡子背后有多大关系。”


   老队长说:“前任监狱长都不干了,他还能有什么大关系?这次说了也算计你一功,我也敢跟你保证,只要你以后不瞎折腾,十二中队你还当你的杂务班长,踏踏实实的过后面儿的日子。至于能不能减刑,看你自己表现,我们也可以努力给你争取。”


    五爷赶紧作了个揖:“您可别介了,以后咱们队我还是给谷兄弟马首是鞍吧,下半辈子我都听您的。”老谷没好气儿的:“去你大爷的,我他妈再过几年就出去了,谁跟你下半辈子一直待着。”老队长示意俩人都闭嘴:“这样,小闫你先回去。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都嘉你和小段也先调回自己的班,今天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后面儿的事儿我再安排。”


    众人点点头,唯有五爷又说了句:“张头儿,这事儿我可都跟您交代了,您不会把我最后卖了吧,我这后半生可就指着您了。”老队长认真的说:“我一个老头子都不怕,你一个五进宫的罪犯怕什么?干了一辈子坏事儿都不怕,干一次好事儿就那么难?就那么怕?”这话一说完,五爷也感觉自己有点儿没脸,段辉抡起胳膊又吓唬了他一下儿,吓得五爷直往后躲,可能段辉给他留下的阴影是一辈子的了。

    都嘉和段辉一人一胳膊的搂着五爷回了中队,屋里只剩下俩三个狱警和一个犯人。现在的老谷恨不得有点儿算是十二中队政委的意思了,大会小会都能参加,还不是列席,每次还得发表重要讲话。甚至很多大事小情还得由他来定夺,不过老谷心里还是有分寸,先问了句:“张头儿,这事儿您看怎么弄?”老队长又弓着身子来回溜达了两圈儿:“好办,给司法部写匿名信。你们也写,我们也写。”老谷一愣:“哦?怎么讲?”


    老队长说:“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以前我们监狱系统都是归劳改局管理,这几年马上要归司法局管理了。过去那种混乱和不规范的日子,马上就不会再有。司法局要是一接手,那可就真的是变天了,怎么可能还能让大胡子这种败类败坏我们警察队伍?我们这边以警察的身份写,你回去让你们班秀才以曾经七中队已经被释放的犯人口吻写,咱们把这个事儿,大白于天下!另外,最近给杂务班的人多攻心,别让他们这儿出什么乱子。”


    老谷点点头:“明白!”


    十二中队的生活一切照旧,每天该出工出工,所有犯人一看中队里这些大哥级别的都开始干活儿了,自己也就别闲着了。五爷开始对谁都客客气气的,这一下儿还有点儿让大家不适应。每天的生产进度保持的不错,大胡子也没再对五爷怎么样。在这期间,老谷和七班长等人有事没事儿的就往杂务班跑。


   一进屋都挺大方,每次万宝路每人甩一盒儿。这群杂务也惊了,可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杂务都他妈白干了,这什么路子啊?见天儿万宝路,你们的生活比外头还好啊。其实这帮杂务才是一群井底之蛙,自认为见天儿在中队里他们最牛逼,随便想切谁的生活物资都可以。但抢夺扣押别人物资,其实是最人类最低级的行为。


    他们殊不知在老谷这边儿,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系统,有人出钱、有人花钱,最后大家玩儿个平均分配,每个人各取所需,只要大家抱团儿听话不惹事儿,人人都能过上舒坦的日子。五爷这回也彻底服了,明面儿上他是杂务班长、生产班长,可实际上他也会来事儿。五进宫的犯人了,真是能屈能伸,给老谷捧的那叫一个高。


    到了晚上,十二中队的人也可以踏踏实实去上课了。各班班长重新下的任务就是:去上课的都争口气,争取学成了能给自己减刑。一开始只有三班和七班,到最后大家集体默认了,十二中队不管任何班,凡是敢不好好学,跑那跟别的中队犯人决斗去的。回来立马儿三个月严管队小狗笼子,各班班长一跟自己的小队长说,小队长们都纷纷答应。


    唯独不太一样的就是霍岩,大胡子每天还是喜欢过来看他做仰卧起坐。可到了这会儿,他已经不用别人帮他使劲儿了,自己倍儿主动地完成二百个不带费劲的。到最后霍岩私下都说:“你们说我是应该感谢这孙子还是骂这孙子?这他妈的都减下去三十多斤了。”


    看似一切平静,可暗中无论是狱警还是犯人,都在暗中的操作。秀才写完的匿名信拿到老队长那一看,老队长差点儿没气吐血。先把王健福写的直接揉成一团了拽在他脸上:“你他妈写的这连小学生作文儿都不如。”紧接着又把秀才叫来臭骂一顿:“我他妈让你写小说呢?你写的这么绘声绘色的,这叫举报信吗?你们俩一个就写了八百字儿,一个写了一万多字儿,就不能平均一下儿去?”


    老谷一看这景儿也直嘬牙花子,这事儿他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儿啊。写东西这事儿自己真是爱莫能助,最后无奈之下,只好让秀才连续一礼拜晚上不去上补习班儿了,见天儿跟王健福俩人晚上窝在办公室里探讨这举报信的内容。


   可是一个礼拜之后,俩人写的还是那个水平。老队长也无奈了,怎么这么点儿事儿还那么难?老谷拿着俩人写完的信仔细琢磨了一下儿:“张头儿,咱找的这俩人就不对。”老队长一愣:“嗯?你这是怎么个意思?”老谷说:“健福这人我了解,从警校毕业到了这儿就是一张白纸,好的坏的都是跟咱这儿学的,他压根儿就干不了这事儿。秀才这孩子平时谁也不招谁也不惹,脑子里除了娘们儿就没别的,您等我给您换俩人来吧。”老队长说:“行,这事儿你定。”


    没多大会儿的工夫儿,杨旭和六班长来到了老队长的办公室。这二位也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六班长心说:我们俩早就不穿一条裤子了啊,有日子我都没搭理丫挺的了。杨旭也纳闷儿:我这眼瞅没几个月就出去了,找我干嘛啊?


    老谷拿出两根儿烟给俩人点上,这会儿俩人谁也不敢质疑老谷的地位了。张头儿问杨旭:“没几个月就走了吧?”杨旭说:“是是是,用不了半年了。”老谷问他:“给张头儿办点儿事儿成不成?”杨旭脑袋点的跟鸡哆米是的:“没问题啊!”张头儿又问六班长:“几年没减刑了?”六班长叹了口气:“哎,两年了,减刑这不都让谷哥那边儿拿走了。”老谷一瞪眼:“少蛋逼,办点儿事儿行不行?办完了张头儿给你争取。”一说完六班长立马儿鞠了个躬。


    张头儿把举报信递给俩人看了看,俩人看完嘴巴都成了O型,俩人心说:卧槽这么大事儿呢?六班长看完先开了口:“张头儿,这是让我们俩干嘛啊?”张头儿示意老谷给他们布置任务:“你小子这么多年了,没别的爱好我也知道,就他妈喜欢扎针儿嘛对吧。”六班长赶紧想解释,老谷制止了他:“这次让你好好发挥一下儿特长,只许比这个写的好,不许写的次。”


    接着又跟杨旭说:“早年间您老人家都快把自己当成警察了吧?”杨旭连连摆手:“没有没有,那不都是过去了吗?”老谷说:“你可拉倒吧你,当初警察都没你管的那么严。这另外一封信你写,按狱警的口吻写,从你写完之后到你出狱,不用你再干活儿,有没有问题?”


     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狠心都同意了。老队长还刚想问什么时候能写完,六班长直接问了句:“笔跟纸在哪儿呢?”俩人一屁股坐这儿就开始写,期间只是问了几句大概案情的经过。没俩小时的工夫儿,俩人全写完了,每人两千字儿。老队长拿着这封信再一看,不禁感慨的说:“这他妈才叫举报信呢。”看完了信,老谷也感慨:“你们俩扎针儿的水平,确实不一般。”


    老队长拿着信还是教育了几个人一番:“举报恶人恶事,那叫大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叫没有社会责任感,为了自己私利,打别人的小报告,那叫操蛋。明不明白的,你们仨自己回去琢磨去吧。”仨人出了办公室,老谷和这二位纷纷表示:“有时候好像老队长也有点儿水平。”

    一个月之后,两封举报信送到司法局。司法局立刻派来了专案组调查此事,专案组下来的第一天大胡子是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直接被软禁隔离。现任监狱长表示全力配合调查此事,他也知道大胡子这个人在这儿不招人待见。大胡子此时的脑海里也在飞速的思考,到底是谁出卖了自己?是闫老四?还是七中队的谁?还是已经辞职退休的前任监狱长被双规了?毕竟他得罪过的人太多了,早已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要害他。


    前任的监狱长也被请了回来,他老人家竹筒倒豆子一般承认了大胡子早年贿赂他之后,包庇了大胡子的杀人行为。可他一再强调,这不是为了包庇他,而是为了当时能评上北京市第一模范监狱。现如今监狱的成绩有他一大半的功劳,可再耀眼的光芒,也掩盖不了这背后的肮脏和黑暗。不过前任监狱长由于身体原因,办理了保外就医。


   大胡子彻底下马,但并没有给他关在这里,否则下一条人命就是他的。即使犯人不打他,那些被他打过的狱警没准儿一失手也会给他打死。同样下马的还有当时知道案情的两个大队长,他们虽然是被前任监狱长威逼利诱,但你知情不报即便不判刑,也得先给你的衣服扒了。


    现任的监狱长在私下里还调查了一下儿这举报信是谁写的,或许他也是担心自己有一天落得同样的下场。可监狱里面的人知情的不知情的都是守口如瓶,谁让被整的是全民公敌大胡子呢。落马了两个大队长,十二中队也没了中队长。监狱长本想指派老资历的老张担任个大队长,可老张还是婉言谢绝了,自己没两年就退休了,就安安分分的当个中队长就得了。


    监狱长也欣然的同意了老同志的请求,这大队长的位置本来就好多人惦记呢,您老能高风亮节那再好不过。新指派的大队长听闻自己的位置是老张让出来的,对老队长也是感激不尽,无论是按年龄还是按资历,他也知道自己不如老张。什么“以后您就是大队长,我都听您的”之类的好话也说了一罗车。

    老队长回到十二中队担任中队长,当他这一次再回来集合大家讲话的时候。已经不用再有杂务骂骂咧咧的整顿纪律了,杨旭也是悄么声儿的站在队尾,他知道老队长一定会履行承诺。给他半年不用干活儿的日子,其余的人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那里,仿佛是等待着领导来检阅一般。


    看到这一幕,老队长也是有点儿泪目和感慨,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退休之前还会有如此的大起大落。这次老队长回来,给大家争取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更多的减刑。可要是直接减刑还是不大有戏,还是得看个人在学习班儿以及生产方面儿的态势。老队长本想照例给大家伙儿放三天假,但令人意外的是,人群中纷纷喊出:“没事儿张头儿,我们不休息!我们接着干,减刑就靠您了。”的声音。


    也能想象,大家伙儿对减刑这件事儿还是比较积极的。当然这是多数儿的,自然也有少数儿的会在那骂街:“有他妈病啊,给假期还不要?”当然,这种人一定是生产分儿垫底儿的那帮人。老队长答应的事儿,完全没有食言,五爷还是当着他的杂务班长。只不过他坚决的放弃了生产班长的位置,让老谷当上了生产班长。每天五爷就是查查大家的内务,除非就豁出去不叠被子的,基本也都让大家过得去。


    在生产这一块儿上,老谷还是从来不会掉链子。现如今砸大钢板的活儿也早就没了,在车间里用机床车车模具,弄弄汽车配件儿的任务也不算太繁重。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平静,而这平静之后到来的,就是伤感的告别了。


    杨林和小哲不出所望的在学习班儿都通过了,杨林是本身之前减刑就多。小哲这孩子真的通过了成人自考,老韩拿着成绩单还默默地擦了把眼泪。从这孩子蒙冤入狱,到后来每天给大家擦地倒水望风儿,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的时间。老韩是拿这孩子已经当了亲儿子,其它岁数大点儿的都是拿他当亲兄弟。


    虽说中队里每个班迎来送往的人不计其数儿,但是从一开始大家就聚在一起的,还真有点儿不舍得分离。大家伙儿是既难过,又高兴。就如同在部队当兵时的感情一样,天天和你在一起的战友要离开了,你是真不舍得。但在监狱里面儿,所有人也为你的出狱而替你开心。


    在千禧年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到来之际,杨林和小哲在同一天将被释放。离别前的那个晚上,虽然杨林早就不属于三班的人了,但他还是把所有最亲近的人叫来了三班。起初他想把剩下的所有物资都给老谷,让老谷分给大家。老谷却说:“这事儿还是你亲自来比较好,也算是跟兄弟们好好的来个告别。”每个人拿到物资之后,都给了杨林一个重重的拥抱说了句:“兄弟保重。”


    小哲本身也没什么钱和物,也没什么可分给大家的。唯有吕铮还愣了吧唧的递给小哲一个车出来的钢铁小人儿:“兄弟,你要走了,哥也没什么送你的,哥就这点儿手艺,送你个纪念品吧,出去之后别忘了我们。”小哲刚要接过来,老韩一把给拦住:“胡闹,哪儿他妈有从里头往外还带东西的,多他妈晦气!”小哲却还是接了过来:“没事儿韩大爷,我挺喜欢的,谢谢铮哥了,你们每个人对我的帮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说完,小哲给所有人鞠了一躬,不过王健福还是把小铁人要了过来:“出去还得搜身呢,这东西你也带不出去,给我吧,回头我去找你的时候给你。”老谷拥抱了小哲一把:“小子,出去可别跟以前那帮人联系了,你小子是个有文化的人了,学学你秀才哥,争取以后再混个更好的文凭,就别学他乱搞娘们儿就行。”说完所有人嘻嘻哈哈的打着秀才的岔。


    寒暄过后,杨林拿出来几瓶儿果子酒。现如今甭管是七班长还是都嘉,还是三班的人,都有人能混到红牌儿的伙食了。每个人都出去打了几份儿硬菜,来给这二位兄弟践行。等酒菜摆齐了之后,五爷溜逼哒的过来了。所有人看到他的到来不禁有点儿不高兴,毕竟他是个杂务班长,跟大家伙儿还是玩儿不到一块儿去。


    段辉一瞪眼:“干鸡毛来了?检查啊?准备扎针儿是吗?”五爷都快哭了:“兄弟你别老这么想我啊,这不是听说你们给杨子他们哥俩践行么,我这儿也表示表示啊。今儿就别喝果子酒了,来个‘真的吧’。”说完,五爷从兜里掏出一瓶儿白酒来,这一下儿所有人的眼睛都放了光。白酒这东西,可真他妈不多见啊。


    王健福看着都有点儿琢磨不明白:“你他妈的,这东西你都从哪儿弄的?”五爷嘿嘿一笑:“承蒙王队长和各位队长关照,给兄弟我混了这么个位置,我都五进宫了,这点儿东西我再弄不来?不是白混了。”老谷示意给五爷腾个地方儿,这孙子还有点儿犹豫,觉得不合适。段辉一把给五爷搂了过来:“让你坐你就坐!”


    虽然白酒这东西大家都是向往已久,可这顿酒大家喝的都很慢,每个人都知道这东西的得来不易。也明白在这里面的日子,大家过得有多么不易,每个人都想着少喝一口,给对方多留一些。这里虽然有争斗,有诋毁,有无休止的扎针儿和矛盾,可到了这个褃节儿上,大家心里还都是有数儿的。


    一杯烈酒下肚儿,老谷问杨林:“兄弟出去准备干点儿什么?”杨林认真的和老谷说:“犯法的事儿肯定不干了,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咱也不能像以前那么活着了。我是想出去不行做点儿小买卖什么的,在这里头儿我都能做,出去的环境还能比这儿差?”老谷给杨林竖了个大拇指:“行,这路子靠谱儿,兄弟你有做生意的脑子。”


    七班的班长立马儿过来碰了下儿杯子:“可不么,早年那几捆毛线弄得我们班一个多月没火腿肠吃,这脑子也就兄弟你能有。”老韩接过话茬儿:“那都是被逼的,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可能会犯罪。可咱们呢?咱们是已经犯了罪到了这儿了,你再走投无路的时候怎么办?不能还犯罪吧?到了这儿还能生存下来,且活的是个人样儿的。回到社会上,一定差不了。”


    杨林赶紧拿杯子敬了老韩一杯:“得嘞韩哥,我就借您吉言了,等哥们儿混好了那一天,绝对忘不了您。”老韩一笑:“到时候给哥哥安排个财务总监什么的就行,我也算是给小老弟打打工。”都嘉在一边儿赶紧拦住:“兄弟你可别介,雇谁也别雇老东西,忘了丫怎么进来的了?丫非得给你都贪污喽。”一看气氛这么热闹,五爷也来了句:“没事儿韩老哥,到时候您再因为贪污进来提我,我且出不去呢,等您再进来哪怕不关一个中队我也托别的队的人照顾您。”


    直接给老韩都气乐了:“这他妈早年搁我拿茅台都不当酒的时候,我非把酒都泼你们丫脸上。”这个晚上,大家用酒精去掩盖着分别的难过。就连小哲也破天荒的让他喝了点儿酒,这孩子也是不胜酒力早早的睡下,老韩在一旁如同父亲一般给他盖了盖被子。每个人到酒局的最后,都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话。当然这些话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否兑现,一切都不得而知。


    一夜天明,小哲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准备去打水。这一次三班的人都拦住了他,老韩亲自给小哲打了水洗了脸。其他人有帮他收拾东西的,有帮他找出来新衣服的。小哲扔掉了囚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老韩特意叮嘱小韩带上自己的被褥:“记着,一定在门口儿给扔了,有讲究的,千万不能带回家。”


    一切交代完毕,小哲再次深深地给三班的人鞠了一躬。刚打开门,穿戴整齐的杨林也来到了三班的门口儿,按理说这是不允许的。负责释放的管教来催了杨林一次,杨林没好气儿回头说了句:“让他们丫等会儿!现在老子不是犯人了,不归你们管。”杨林和小哲再一次和三班的人告别,最后老谷给了杨林一个重重的拥抱。这是一个男人之间,惺惺相惜的拥抱。


    经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大门,杨林和小哲回归了社会,等待他们的,将是未来自由的日子。而十二中队三班其他人的日子,还在一天一天艰苦的继续。

     杨林走了,库管的位置被腾了出来。老队长问老谷有没有想法儿去担任这个位置,毕竟干了库管每天可以不再干活儿。老谷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给我们班韩硕吧,岁数大了让他少干点儿活儿,而且人也挺踏实的,不会炸刺儿。”老队长同意了老谷的建议。十二中队除了杨林和小哲之外,同时也释放了一批的犯人。


    释放了一批人之后,也就意味着有新一批的犯人就要进来。与看守所不同的是,监狱里头的人对新犯人真没有多大兴趣。大家的日子早已习惯,新来的人打你一顿或者给你弄点儿节目出来也没什么大劲。万一赶上俩不听话的,说实话大家伙儿都懒得收拾你,本来出工干活儿一天挺累的,回来因为你不听话我还得费劲打你?


    可监狱是什么地方儿?那是一个充满了奇葩的地方儿。多数儿的犯人经过了看守所的洗礼,有不少确实已经悔过或懂事儿的,可这里头不懂事儿的也他妈大有人在。当一队犯人被押进十二中队筒道的时候,所有的班长和小队长早已在门口儿等好。五爷也得装装样子,如同杨旭之前一样,连骂带踹的训斥着这些新来的犯人。


   他的这种做法也是所有人都可以默认的,毕竟杂务班长就是干这得罪人的活儿的。每次来了新犯人都是这样的流程,可偏偏这次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所有犯人都低头儿蹲在筒道里的时候,大家都在等着中队长过来训话分配,五爷是看谁脑袋稍微抬点儿过去就是一脑勺子:“都你妈逼低头儿,听不懂人话啊?”


    打完了第一个没事儿,第二个也没事儿,打第三个的时候儿,这哥们儿站起来。一站起来五爷也吓了一跳,面前的这位起码儿得小两米高。跟杂务班后头看热闹的杨旭咽了口吐沫直接回屋了,身高一米九的他此刻估计正在暗暗庆幸:幸亏现在的杂务不是我,幸亏哥们儿我还一个月就出狱了。


    这位站起来反问五爷:“你他妈打我干嘛?”五爷一看这场面儿也不能怂啊,指着鼻子就骂:“你他妈的听不懂人话是吗?让你低头听不懂啊?怎么茬儿第一天来了就要炸刺儿?”这位哥们儿也没怂:“你他们再打我一个试试?”五爷跳起来“啪”的一声儿就给了他一大脑勺子,这位几乎都没有反应,直接推了五爷一把,五爷直接轱辘出去了。


    这一下儿新来的犯人可炸了窝了,这兄弟牛逼啊,给咱这群新进犯人张脸啊!小队长们那必然不太惯着了,王健福和霍岩第一个冲过去俩人照着他膝盖弯儿就是两棍子。这哥们儿咕咚就跪地上了,可跪地上之后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傻了。他抓着两个狱警的电棍直接怼在了自己身上:“来吧,电吧。”


    给俩人气的啊,手直接按在了通电的按钮上,随着刺啦刺啦的声音过后。再看这位,依旧跪在地上稳稳的:“完啦?接着来啊!”这次,再没人敢言语了。


(未完待续)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大家新年快乐啦,或许再有几篇这个连载就要完结啦,感谢你们的一路支持。

                             苹果打赏专区


如果你爱我

长按扫码打赏

码字不易

且看且珍惜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