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正文

【港股】京基:富二代接班后从地产大鳄变身港股玩家


对于很多资本市场人士来说,如今再说起京基集团,认知里的标签,已非昔日的地产大鳄与A股“野蛮人”,而是当下正红透半边天的港股大玩家。


自去年高调增持美图(HK:01357),成为这家公司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后;日前,其接盘贾跃亭旧爱酷派(HK:02369)的举动,再次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究竟是炒股上瘾,抑或背后存乎隐情?藉着公开资料中的重重线索,药师就这一热点事件进行了深度梳理。


01

接盘酷派引发三大猜想


根据联交所资料显示,威日创投此前已经取代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成为酷派(HK:02369)最大股东。

 

 

 

对于威日创投,鲜有公开资料,公告中也仅以“一家于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一笔带过。

 

直到多日后的一次媒体报道,才揭开了威日创投的神秘面纱。

 

根据报道,酷派表示,未来数年,将从威日创投获得总计3亿美元的投资,将用于拓展人工智能业务。而作为京基创始人的陈华,正是通过家族信托威日创投,领投了上述3亿美元投资。

 

市场人士猜测,此次京基入股酷派或“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仅从财务的角度来看,酷派显然不是一个优质的标的。

 

对此,市场形成了三个并不相互矛盾的观点:

 

    观点一:看中酷派手中的百亿土地资源;

  • 观点二:在地产行业外找寻新的增长点;

  • 观点三:放弃A股念想,转道港股借壳上市。

 

究竟意欲何为?我们不得而知,但仔细回顾近年来其资本运作的轨迹后,不难发现,京基的一系列举动,似乎始终是围绕着上述三方面展开的。

 

02

剑指土地资源?

 

作为一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公司,京基的发展似乎始终探寻着一条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

 

据了解,作为京基董事长的陈华,在地产项目上,始终奉行“无贷款运营”模式,并仅依赖自有资金进行滚动开发,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京基的发展。

 

此次,京基出手收购酷派,在市场人士看来,或是看中了酷派在南山的地产。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酷派在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北区拥有酷派信息港旧改项目,该项目总拆除用地面积为3.29万平方米。去年10月,酷派宣布与深圳另一本土开发商星河地产合作开发该项目,酷派负责提供获得土地使用权前的费用,星河地产负责该项目全部专案建设费用,项目建成后,双方按照项目全部新建成物业4:6的比例进行权益分配。

 

此外,除了南山地块外,酷派还手握东莞松山湖、西安长安产业园、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项目等多个项目,土地价值近百亿。

 

这样看来,京基入主酷派,或是看中酷派手中的百亿土地资源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另一佐证,便是京基“野蛮”收购康达尔(SZ:000048)股票。

 

按照市场人士的看法,京基“一反常态”的背后,或与康达尔坐拥的土地资源有关。

 

据悉,康达尔坐拥深圳宝安区西乡、沙井两个地块共计23.73万平方米的商住用地,总销售面积逾90万平方米。

  

03

寻找新的增长点?

 

其实,京基近年来资本运作变化的背后,或与京基掌舵者由“创一代”向“企二代”过渡有关。

 

企业代际传承往往同时伴随着商业模式的变化,相比于父辈的传统房地产业务,1988年出生的陈家荣显然更倾向于寻求文化、高新科技等新兴产业的投资,并以此来寻找地产以外新的增长点。

 

自2014年起,以陈家荣为代表的“新京基”,先后在文化、高科技领域发起多项投资:

 

2014年,京基收购昂驰动画,正式进入动漫市场。去年2月,昂驰动画更名为“京基动画”。

 

2015年7月,陈家荣通过其实际控制的立天环球有限公司收购先传媒(HK:00550)27.508%的股份,随后在2017年1月,陈家荣被聘任为先传媒董事会主席,获得先传媒的控制权,并在8月更名为“KK文化”。

 

2016年底,陈家荣及其胞弟陈家俊控制的京基实业作为基石投资者,认购美图公司(HK:01357) 1.09亿股,并于去年6月30日、7月10日和8月15日三度大举增持美图,涉及股份5亿股以上,涉及总额数十亿港元,持股增至15.04%。不过,8月25日,距离增持后仅十天,陈家荣通过京基实业减持美图1161万股,每股作价13.58港元,套现1.58亿港元。

 

同样是2016年末,陈家荣通过自身证券账户增持宏磊股份(SZ:002647),实现对其的第一次举牌。去年年初,宏磊股份更名为民盛金科,主营业务转型为第三方支付等金融科技业务。

 

另外,去年11月,京基实业再次作为基石投资者,认购雷蛇(HK:01337)4020.4万股,这是继去年成为美图IPO最大基石投资者后,京基再一次投资科技类港股。

 

进入2018年后,除了入股酷派,京基实业还参与了数字王国(HK:00547)的配股。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认购资金全部来自京基实业和凯思博投资。

 


而凯思博投资创始人郑方,正是两年前在华尔街不看好的情况下,重仓布局英伟达(NASDAQ:NVDA),账面最高盈利10亿美元,成为投资AI(人工智能)领域赚钱最多的华人。

 

数字王国,作为一只港股通标的,如今已经不到40亿港币的市值。

 

不仅吸引了软银与中信资本的青睐,还获得了京基和凯思博的溢价配股,是否蜕变在即,我们将拭目以待。

 

此外,陈家荣还以个人身份出现在前进控股(HK:01499)和英裘控股(HK:01468)的股东名册中。


04

借壳上市是终极目的?

 

无论是看中酷派,还是相中康达尔,土地资源的价值或只是其中的一方面,借壳上市似乎才是京基真正的目的。毕竟在上市这条路上,京基一直走得都颇为坎坷。

 

这其中,尤以京基与康达尔的之间多年的股权纷争,最为被市场“津津乐道”。

 

根据彼时媒体的报道,京基先由疑似集团员工“野蛮”收购康达尔股票,再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方式陆续受让股份的方式将股份转移至自己名下,从而成为康达尔大股东之一,并向康达尔提交提案罢免全部董事会成员。

 

时至今日,康达尔的第一大股东虽为京基,但却未能改变京基始终未能借壳上市的现实。

 

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身份是否合法,成为了这场股权纷争僵持多年的关键点,深圳证监局2016年1月已介入该事项进行核查……

 

借壳康达尔多年未果的京基,很快便将目光瞄向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阳光股份(SZ:000608)。

 

但这场重组仅维持了71天,2017年12月7日,阳光股份发布公告称,因标的资产的相关证明文件尚未完全取得,且双方对标的资产的估值及核心交易条款存在分歧,因此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

 

此次入主酷派,是否可以看作是京基在A股屡次碰壁后的又一借壳上市之举,尚不得而知。但对于京基来说,在当前的市场监管环境下,换个赛道或是个不错的选择。

 

05

待解的秘密

 

经过上述一番梳理后,京基的资本运作路径已浮出水面,其投资风格的转变也随着陈家荣的“上位”而变得更加清晰。

 

但值得玩味的是,仅靠每年15亿的自持物业现金流,去支持京基的百亿大投资,显然是不合常理的。


在市场人士看来,京基背后或有大财团的支持,或有不为人知的融资方式,除非他们自己公开,不然谁都说不清。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