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杂志
  3. 正文

对我们而言,Air Max 代表着什么?


Nike 的 Air Max Day 已是每年全球球鞋爱好者都高度关注的重要时节,品牌也逐渐从不断革新的产品、概念,一直延伸到和消费者的互动项目,将这个在当代文化具有高度影响力的符号,以不同维度拆解与透视,尝试将创新 “全方位” 的渗透在人们现今生活之中 — 尽管那一双双造型充满特色的运动鞋们早已做到了。



而在今年的 Air Max Day 之前,品牌也在上周于上海 NikeLab X158 店铺举办了现场活动,除了展示预览今年 Air Max 鞋款的最新作品之外,也邀来与 Air Max 关系匪浅的一众业内人士,分享及谈论他们和 “空气最大” 的交互关系和个人故事。



若你是个球鞋迷,你应该已经被 Air Max 今年的新作刷了一遍屏,每年 Air Max Day 在产品方面的创新确实令人兴奋 — 最早的 1、Zero,到 BW 与去年的 VaporMax,不论是复刻或者前沿的新型态,都令鞋迷津津乐道,而今年除了不断看见的全新 Air Max 270 外,也出现诸多 Hybrid(像是结合 VaporMax 鞋底的 97 与 Plus 等等)和原创的联名项目,虽然大部分早已在网络上曝光,但实际看见鞋款的细节与背后故事后,今年 Air Max 系列的动作,还是十分让人期待的。


Air Max 270


The Ten VaporMax


VaporMax 97



活动的重点除了鞋履新作之外,包含 Nike Air Max 创意总监 Dylan Raasch、Round Two 主理人 Sean Wotherspoon、atmos 创意总监小岛奉文、设计师 Alexandra Hackett 也都到了现场,我们也借此难得的机会,对其中几位重度球鞋爱好者进行专访,而 Sean Wotherspoon,大概是我们最近聊过最 “Chill” 的人了。


顺带一提,下面文章是真地长,慎入慎入。


 a conversation with 

SEAN WOTHERSPOON

Co-Founder @ Round Two



Sean 是美国集合 Vintage 与街头服装店铺 Round Two 的共同创立人,也是重度球鞋爱好者。在快速拓展的 Round Two 店铺中你能找到稀罕的 Vintage Band Tee,也有 Supreme 和 Off-White 等热门产品,当然还有无数的话题运动鞋,而 Sean 也赢得了去年 Air Max Day 的 “Vote Forward” 活动,令他设计的 Air Max 1/97 得以面世,并炒卖上天价。


首先可否与我们谈谈 Round Two 是怎么开始的?你们又是如何找到这些极其稀罕与具特色的商品?


Round Two 其实有点像是意外诞生的,我和我的朋友一直都会收集很多东西,不管是衣服或鞋,我们会把这些东西卖给其他朋友,货量越来越大,我们需要有地方存放这些东西,接着就慢慢变成一家小店,也就是 Round Two。


Round Two 共同創立人


如果你是个收藏者,你会付出一切去找到想要的东西,不管是搭车、搭飞机出国,现在很多时候是在网络上找,透过各种交易平台等等,我也经常使用社交媒体,会不断尝试跟不同的人搭上线、找新的东西。我们会用上所有能用的手段,想办法去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所以古着一直是你很感兴趣的领域吗?


我其实是从球鞋才开始喜欢上古着的,不过这些兴趣所有的源头是滑板,我在年轻的时候开始玩滑板,然后对 Nike SB 品牌很投入,从那里我认识也爱上了各种 Dunk,那延伸到了 Jordan、Air Max... 各种不同的运动鞋,然后发展到服装,所以一切的开始应该算是 Nike SB 吧。



Round Two 最初是在维吉尼亚州的 Richmond 开设店铺,当地的时装或 Vintage 景象如何?


Richmond 是一个很小的城市,那边时装整体景象并不是很繁华,不过 Richmond 也有很多艺术学校,所以人们都还满愿意跟喜欢尝试时尚的,每个人都有非常不一样、很酷的造型,是比较 Hipster 的感觉,我想我们开了店之后,可能让更多人关注与了解了 Richmond 的时尚世界是如何吧,不过总体而言,那是个很棒的地方。


Round Two Richmond, Virginia


不可避免的,我们得问问你最喜爱的 Air Max 是哪一双?


老兄,对我而言很难选出一双我最喜欢的 Air Max,因为我 “最喜欢” 的就大概有十双吧。我喜欢所有 atmos 的鞋,我喜欢 Patta 的东西... 或像是 True SF 的 97、Union 的 97 360 “One Time Only”... 还有太多太多了。


True SF × Nike Air Max 97


谈到 RevolutionAIR 与 “Vote Forward” 项目,为何会想以 Air Max 97 鞋身结合 1 鞋底的设计表现新作品?


就像刚才说的,Air Max 97 是我很喜欢的一双鞋,比如 True SF 是我最喜欢的其中之一,我也很爱 Air Max 1,所以我就想为什么不把那双 97 的鞋面加上 1 的鞋底试试看?接着我找了一个设计师朋友试做,然后那看起来还不错,就从那个想法开始发酵了。



在设计这双鞋时的灵感是什么?


这双鞋的灵感来自许多不同的地方,像我说的把自己喜欢的鞋款结合在一起,还有一个部分是灯芯绒,我有很多来自 8、90 年代 Nike 生产的灯芯绒帽子,接着我想:许多我喜欢的 Air Max 鞋子,已经有很多使用过灯芯绒材质了,但我们应该多用一些,我觉得那是一个被鲜少欣赏和使用的材质,如果整双鞋的鞋面都用灯芯绒来做,那会是多疯狂的事情?



这双 1/97 在 eBay 上炒至天价,这是你曾经想过的事情吗?你又怎么看待炒卖文化?


真的,那实在太难以置信了,我觉得对某个设计一双鞋的人而言,并不是说你希望你的作品卖光然后赚到一大笔钱,不过那是很棒的感受,因为那代表人们接受它、喜欢它,我当然会希望我的鞋子在二级市场价格能够便宜一点,大家都能拥有它,不过老实说,那是非常非常棒的感觉,尽管人们需要花这么多钱去拥有它,但看到我们的成果这么好,还是非常酷。这些鞋还会再重新推出,希望能够帮助压低一下转卖价格吧。



你也曾经做过许多 DIY 设计的鞋款,包含本次的 Air Max 1/97 也有一些类似的形象,DIY 的灵感或创作方式在球鞋领域最近被广泛的关注与沿用,对你而言,那代表着什么?


我认为这是往对的方向走,这些事情注定要发生,品牌们需要更加有机的方法去创作,所以他们让顾客、消费者也投入参与互动甚至创造,是一件很棒的事。当品牌了解:我们可以退一步,让人们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时,我认为他们自己也知道那是很棒的决定,像是 Vote Forward,他们聚拢了一个群体,没有任何的规范设限,所有人都是天马行空的创作,那对 Nike 品牌而言是一个非凡的时刻,因为他们展现了品牌愿意倾听顾客的意见、你的想法,你懂我意思吗?而很多时候,顾客的意见都会是最好的,所以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情况。

而这双鞋很明显的正是来自于顾客的意见。


对,这也是我们在 Round Two 中试图做的,我们总是把自己当作最好的取样对象,我们会想什么是 “我最想要的”、“我会想在鞋店里看到什么样的东西?”、“我会因为什么产品发狂?” 然后我们发现,如果你拿自己当作基础,其实全世界会有无数个跟你有着相同喜好的人,所以那很有用,我也不知道(笑)。


Round Two Los Angeles, CA


90 年代的复古风潮在近几年可说达到了回潮的鼎盛,而那背后支持的是深厚的文化底蕴,从音乐、运动到当代文化,或许很多人并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不明白这些服装或球鞋的经典之处,但也会想穿上这些衣服和鞋子,你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你认为古着店铺在其中又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就像我的弟弟就是这样,我觉得那很好啊,那也是社交媒体所带给我们的,世代总是会一直更替,你可以再往回想在 90 年代,年轻人也会穿一些 7、80 年代的东西,但他们或许根本不知道那些造型存在过,不过我们现在有了网络、有了社交媒体。我现在 28 岁,我在 1990 年出生,所以在 90 年代发生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是相当怀旧的形象,我们这个世代算是成为中流砥柱了,现在业界的许多人都是 25 至 30 岁,我们也是最大的消费者,而我们把那些 8、90 年代的情怀再带回现今,老哥,我真的觉得那很酷。



我喜欢看到我的弟弟或更小的孩子很投入这些复古流行之中,那是社群媒体时代才有的现象,很多人会对这些孩子们戴着 Polo 的帽子或穿 Polo 的东西嗤之以鼻,认为他们不懂背后的文化,我会想:“为啥你要对此生气?” 因为那很酷,他们正在继续 “传承” 阿。



另外像 Travis Scott 会穿老的说唱 Tee 加上新的 Nike 球鞋和 Raf Simons 的裤子之类的,孩子们看到后会想效仿,所以他们也开始穿 Vintage,让自己去了解更多关于古着的知识与信息,都是很美妙的。



老实说,这也是我们想透过 Round Two 所达成的,我喜欢新和旧的结合,我认为我们可以教育更年轻的顾客,让他们了解过去是怎么样,像是 Supreme、现在所有的品牌都在从 8、90 年代找灵感,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更开放去看待这些事?



Round Two 确实是十分拥抱现代社交媒体与网络文化的单位,你们甚至设立了 Youtube 频道做节目...


对,我觉得那能让更多不同类型的人看到我们,我喜欢我们做的节目... 我很喜欢古着,因为那某程度上代表着 “品味”,你懂吗?任何人都可以找到老的 Supreme 或设计师品牌,不过你得有好的眼光才能把这些东西拼凑组合,表现在你自己的造型上,我们的节目帮助人们看见那样的想法、也看见店铺如何运作,所以我觉得很酷。




 a conversation with 

ALEXANDRA HACKETT "MINI SWOOSH"

Designer @ ALCH



Alexandra 或者社交媒体上广为人知的代号 “Mini Swoosh” 是来自澳洲,现居于伦敦的服装设计师,她擅长以解构重组的手法,赋予平凡物件新的生命,作为 Nike 的头号粉丝,她不断将品牌的各种产品如背包、袜子与运动鞋拆解重塑,结合功能目的,化作充满特色与趣味的服装作品,以年轻一代的先锋设计师角色,在社交媒体上拥有高度影响力。


你是如何开始对时装感兴趣的?又是怎么会开始拆解与重塑各种服装?


我在大概 13、4 岁的时候得到了一台缝纫机,我开始慢慢自学如何缝东西,用周遭附近能获得的材质和面料,后来我在澳洲的大学学习男性运动服装的设计。我会看向一些与时尚无关的东西,然后以机能性为主轴,带来一些有意思的设计,我会说自己的作品首先必须要有高度功能性,而并非以美观和外型作为第一优先。



可否与我们谈谈 ALCH 的概念,以及你决定设立的最初想法?


这其实是我全名的缩写,虽然大家可能不知道(笑)。那最初是像我的作品集一样的东西,从大学开始我会做一些自己的设计或小型项目,接着它慢慢衍生成为一个品牌,所以会有定期的产品发售、也会有我帮一些品牌创作的创意产品,往后也会变成季度区分的完整系列。



我看到 ALCH 最近又上线了一款连身裤,是用 Nike 的 Duffle Bag 解构重塑制成的,那条裤子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也瞬间卖完了...


对,我现在也有带着,那个产品在网络上的发售只有非常小量,我大概需要花两天的时间制作一条裤子,因为必须把整个包全部拆解、再重新构筑,我把包包上的不同部位,沿用到了服装的不同区块上,像是把原本包包底部的橡胶裁片作为裤子膝盖处的补强等等,所以在设计背后都有一些功能取向的想法。



所以当你看着一个 “待解构” 的产品时,比如说 Duffle Bag ,在你眼里它会是什么样貌?比如你会从它的原素材下手去发想?或是色彩、功能?


我觉得还是整体的功能性吧,所以拿 Duffle Bag 当例子的话,它有很强的功能目的,像是防水、高度耐用,有很多小细节比如扣环,让它是一个高度机能性的包款,对我而言,它很自然的可以延伸变成像渔夫连身裤的产品,所以还是从机能面出发的思维吧。



看到你的作品之中,许多是以 Nike 品牌和 Swoosh 作为背景与主要形象,你甚至把自己的 Instagram 帐号以这个品牌命名,为什么?


其实我本来一直有一个主帐号在做 ALCH 的东西,接着我开始制作很多 Nike 的产品,另一方面我自己平常就穿很多 Nike 的服装跟鞋子,所以我想另外创造一个帐号,是可以专门发 Nike 的产品信息,不然我的页面会全塞满东西。我对品牌个性化非常感兴趣,包括如何将个人品牌化,不管是 Logo 的置放、或是背后的心理学等等,所以我希望创造一个平台可以去尝试与展示它。也算是个向 Nike 致敬的创意手法吧,我是这么看待的。



是否有其他对你启发深刻的时装设计师?


其实我自己觉得不是很多受到服装设计师的影响,反而更多是艺术家、建筑师等等,我认为从自己所处的领域中寻找灵感不是件很好的事,我更喜欢从不同领域中获得启发,像我很投入于包装设计 — 像是食物或产品的包装中,研究他们是如何展示产品、如何表现品牌的。



不论在球鞋或服装的解构重组或设计中,你会经常回看过去或从各种 Archive 中获得灵感吗?


会啊,我有几本书是关于 Nike 的 Archive 或过往产品,我很喜欢 Nike 在 70 年代的作品,当品牌才刚刚开始的时候,那有许多能够参照或想像的物件,特别像是 Logo、印刷品甚至是表格之类的东西,我觉得去歌颂 Nike 的历史是很重要的,因为现在有太多当代的产品是起源于此,我对它的整体历史都很感兴趣,尤其那是从零开始的,这正是其美妙之处。



我们知道你来自澳洲,现在居住在伦敦,在你观察中澳洲的球鞋文化与景象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是完全不同的景象,特别在 5 至 10 年前,在伦敦你会有各种不同的店铺或产品资源,某个产品可能在伦敦十家店发售,或是街角就有 Supreme,Palace 在另一条街,但在澳洲,这个产品只有一两家店有卖,是全国的一两家店。如果你不能在店铺买到,你得上网订,那会迟上不少时间,所以会有些延迟,伦敦就很即时,你在店里买下东西,就能马上上传到 Instagram 上,不过现在澳洲也快速很多,有更多高等级的店铺开设、有更多产品发售。

谈谈你在 Vote Forward 的作品吧,为什么会想把九双不同的型号混合在创作之中?


我回看了 Air 的历史,有一个图表展示了影响现今设计的所有 Air Max 的型号,接着我就想有什么方式可以量化这些型号,去表现一个新型态的 Air Max 运动鞋?所以我解构了不同型号(1、90、180、93、95、97、Plus、360、2015),从其中撷取一个元素,并且用这些元素组合成新的项目,花了我许多时间,我把所有鞋子都画出草图,用透视的方法将它们层叠在一起,接着删减线条,所以最终有几个不同的选项。



又为什么会想到以店铺的收据作为灵感来完成配色设计?


不像大多数设计师,我曾经在球鞋店铺工作 6、7 年的时间,我觉得当你处在柜台后面卖鞋的时候,会对球鞋设计有不同的观点,如果你在店铺工作的话,你会知道当发票快用完时,纸上会出现粉红色的线条,告诉你该换纸卷了,我觉得那可能是只有在店铺做过的人才会知道的小细节,同样的想法也出现在鞋舌外缝着的标签上,店员会需要不断确认尺码,有时候那些标签会藏在鞋子的深处,怎么看都看不到(笑),所以我想要不我们把这个东西做得更有功能性,可以一眼看出尺码吧。



你认为这双鞋是否有真正生产的现实可能?


我当然希望,那是我的梦想,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生产,就算只是样品也好,不过那不是一双 “好做” 的鞋,需要将不同鞋子的部件结合在一起所以...



不可避免的,我们得问问你最喜爱的 Air Max 是哪一双?


Air Max Plus 或叫 “TN” 吧,当我在鞋店工作时,在架上看到他们,那在五年前的普遍社会接受度还很低,我还记得当时我想买,所有人都说别买(笑),那是我最大的遗憾。TN 有着相当狂热的沿用族群,在不同城市的不同亚文化中活跃着,像是伦敦、巴黎、澳洲的青年群体,看似是这些极小众的亚文化族群都会穿它们,现在可能更加主流了,但我一直都觉得它很迷人。



往后或近期有什么计划和项目可以与我们分享的吗?


呃... 其实没有什么能够现在说的(笑),我正在帮 Air Max Day 做一些东西,不过都还是项目的很前期,但应该会挺有趣的。



不论对于 Sean 或 Alexandra 而言,Air Max 似乎都早已经跨越了球鞋范畴,成为一个不断带给他们创意启发的灵感来源,或许对于我们也是如此,而早早就 “放出大招” 的 Air Max 在今年还会有什么神秘动作吗?不知道,不过反正我个人是抱着期待的...


图片来源:milk photography / nike / google / instagram




更 多 精 彩 潮 流 內 容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