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正文

德黑兰权贵新富引起伊朗人民的公愤

伊朗汽车经销商陈列的样车。(© Franco Czerny/Getty Images)

近40年前,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 )声称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将为伊朗公民带来平等和社会正义。但结果是,伊朗政权的权贵阶层通过数十年的政府腐败和普通公民无法获得的特权,为自己中饱私囊,获得万贯家私。

很多伊朗官员为了掩盖自己的虚伪面目,经常避免公开自己的财富。但是他们的子女则往往不加掩饰。伊朗普通百姓从社交媒体上看见他们奢华生活的照片,鄙视地称他们为aghazadehs(权贵第二代)


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 记者沙衫克·本加利(Shashank Bengali)和拉明·莫斯塔吉姆(Ramin Mostaghim)写道,“20来岁的年轻人招摇过市,炫耀自己价值1,000美元的愛馬仕(Hermes)凉鞋和首都地区豪华住宅的游泳池。而在城市的另一端,绝望的贫民为养活家人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肾。“

他们在2018年1月发表的文章展示了德黑兰权贵子弟(Rich Kids of Tehran)在Instagram账户上的内容。

富有统治阶层采取双重标准,一方面要求公众保持简单的伊斯兰生活,但他们自己却奢靡浮华,最终激怒了辛勤工作的普通伊朗人。

居住在纽约(New York)的伊朗新闻记者阿米尔·阿迈迪·阿里安(Amir Ahmadi Arian)以 “伊朗为什么抗议”(Why Iran is protesting)为题在2018年1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伊朗人看到当权者的家庭成员在世界各地的海滩饮酒作乐的景象,但他们的女儿却因为头巾滑落被逮捕,自己的儿子因购买酒类被监禁。”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说,“以伊朗司法总监薩迪克•拉里賈尼(Sadeq Larijani)为例,他的财富至少有3亿美元之巨。他的钱财来自于盗用公共资金,转入自己的银行账户。”

伊朗司法总监薩迪克•拉里賈尼(中)在德黑兰出席2018年3月的专家委员会(Assembly of Experts)会议 (© Atta Kanare/AFP/Getty)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对拉里賈尼践踏人权的行为实施制裁。

尽管面临危险, 现在某些伊朗媒体网络对拉里賈尼等高级政府官员的腐败行为进行了报道。著名中东(Middle East)经济学家和学者萨拉·巴祖班迪(Sara Bazoobandi)写道,伊朗媒体曾发表伊朗议会某成员质问拉里賈尼为什么有63个个人银行账户及拥有数百亿里亚尔财产的报道。这名议员险些因此被逮捕。

巴祖班迪写道,“通过这些丑闻,上层的虚伪已经昭然若揭,伊朗公众因此广泛表示怒不可遏。”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