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区块链
  3. 正文

1993密码朋克宣言


参加完万向的区块链大会,感受最深的东西是“隐私”。

 

在大数据时代里,我们的信息无疑是无价之宝,但我们自身却无法从中获利,其价值几乎都被大型的互联网平台攫取走了。他人在使用我们信息的时候,并不需要征求我们的同意,甚至连我们自己都无知无觉。

 

我们目前所处的互联网世界无处不充斥着漏洞。如此巨量的信息储存在中心化的互联网平台中,而平台却不愿意为了保护数据付出高额的代价。黑客、暗网、信息泄露……A站和华住的案例都向我们揭示着这个时代的问题。

 

但我们不愿意变成透明人。在某种程度上,隐私意味着尊严。我们不愿意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所有事迹,因为这会破坏我们在他人心中的形象,从而破坏我们所塑造的角色。更为可怕的是,在一个AI预测如此发达的时代,一旦我们所有的历史数据都泄露出去,在那些看到数据人的眼中,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同样是透明的。

 

我不禁想起了写于1993年的密码朋克宣言。25年前,在互联网尚未发展成熟的年代,美国数学家、程序员Eric Hughes就写下了这篇宣言,其核心思想就是保护人类的隐私。

 

我们先不谈密码朋克中诞生了多少人物。单就这篇宣言来讲,它提到了匿名交易、匿名通讯,并且非常有预见性地提到了电子现金。在人们追溯比特币的历史时,这也是常常被提到的一篇作品。现在看来,仍然值得一读。


原文为英文,以下是碳链价值的翻译版:


作者:埃里克·修斯(Eric Hughes)

编译:Morpho Hawkes、Diana


隐私是电子时代开放型社会的必要条件。

 

隐私不是秘密。某人不想让全世界知道某事,这是隐私;某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某事,这才是秘密。隐私是一种把自己选择性地展现给世界的权力。

 

如果双方有了某种交易,则双方都有对于互动的记忆。每一方都可以谈论自己对互动是怎样记忆的。这样的谈论,世上有谁能够阻止呢?诚然,一个社会可以通过法律禁止谈论,但是言论自由是开放型社会的基石,其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隐私。我们都在争取不限制任何种类的言论。

 

假设有一个论坛,很多团体都在一起议论,则每个人都可以对其他所有人说话,将有关个人,有关其他团体的知识聚合起来。电子通讯的力量,让这种群体话语成为可能,而且这种交流也不可能仅仅因为某些人的意愿就消失无踪。

 

既然我们渴望拥有隐私,那就必须确保交易各方都只知道对交易来说必不可少的信息。既然任何信息都可能被人们谈论到,那就必须确保披露的信息尽可能少。

 

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人身份的披露并不重要。比如我在一家商店买杂志,把钱交给店员,店员并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请求电子邮件服务的提供者收发邮件,提供者也不需要知道我对谁说话,我在说什么,别人对我说什么;提供者只需要知道如何把信息传给收件人,以及我欠他们多少服务费。但是,一旦我的身份被交易的潜在机制暴露,我的隐私就丧失了。我再也不能有选择性地暴露自己,而必须始终暴露自己。

 

因此,开放型社会中的隐私需要各种匿名的交易系统。迄今为止,社会中首要的系统还是现金(译注:这篇文章写在1993年。)匿名系统使个人能够在有意愿的时候,而且只在有意愿的时候暴露自己身份;这就是隐私的核心意义。

 

开放型社会的隐私还需要密码学的参与。在我开口说话之时,我必定只希望某些特定的目标听众听见。一旦我的言语让全世界听到,我也就没有隐私可言了。加密意味着对隐私的渴望;加密使用的密码越弱,则意味着对隐私的渴望越小。此外,如果系统默认为匿名,那么为了争民自己的身份,则需要密码签名。

 

我们不能指望政府、企业或者其他面目不清的大型组织,将隐私当作一种恩典赏赐给我们。了解我们的隐私对他们有利。要阻止他们这样做,就要与信息的真实面貌作斗争。

 

信息不只是想要自由,它渴望自由。信息会一直扩展,占据一切可用的存储空间。“信息”是“谣言”的表弟。但它年纪更小,力气更大;其传播的脚步比“谣言”更敏捷、注视着人们视线比“谣言”更广阔;它知道得更多,但懂得更少。

 

我们若是想要拥有隐私,就必须保护自身的隐私。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创造允许匿名交易发生的交易系统。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用耳语、黑市、信封、密室、秘密握手、信使等等手段捍卫自己的隐私。过去的技术还不能实现高度隐私,而电子技术却有望使其成为现实。

 

我们密码朋克将致力于建设匿名系统。我们正在使用密码学、匿名邮件转发系统、数字签名和电子货币来保卫隐私。

 

密码朋克将为此撰写代码。我们知道,如果人们想要捍卫隐私,就必须有人制作能够实现隐私保护的软件;我们还知道,除非我们行动起来,否则我们就不能捍卫隐私。我们会公开一切代码,这样,我们的密码朋克同志们才能够用它练习,用它做事情。我们的代码对全世界公开,任何人都可以利用。

 

若是你不赞成我们创造的软件,我们也不会介意。我们知道,软件是不能销毁的,广泛分布的系统也不可能关停。

 

密码朋克们谴责针对密码学的监管,因为加密行为从基础上说是一种隐私行为。加密行为实际上把某些信息从公众领域移除掉了。那些禁止密码的法律,其监管范围也只能达到法律的暴力臂膀能够涉及的国家边界。密码必将遍布全球,随着密码的普及,匿名交易系统也将变成可能,实现全球普及。

 

隐私要想普遍化,必须成为社会契约的一部分。大众必须联合起来,为了大家的共同利益,合力部署这些系统。密码朋克将关注你的问题,关切你的关切的焦点,希望你能参与进来,这样我们的努力就不会脱离受众,我们的行为也不会自欺欺人。不过,我们不会仅仅因为有些人可能不同意我们的目标,就因此停止我们的进程。

 

密码朋克在积极参与建设确保隐私的网络,让网络更加安全。让我们一起飞速进步——

 

前进不息!

 

埃里克·修斯(hughes@soda.berkeley.edu)

 

写于1993年3月9日

END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碳链价值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