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电影
  3. 正文

15万人打出满分,90分钟说尽半生

电影可以治愈人,这话一点不假。


有时候香玉会陷入情绪低谷,开始自我怀疑,质疑自己的不自信、不强大、不完美。


这种负能量很可怕,一不小心就越陷越深,鸡汤鸡血都不管用。


这时候我就会翻出这部电影治愈,回回有效——


《玛丽与马克思》

Mary and Max



十年前的圣丹斯电影节上,《玛丽与马克思》开了先河,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担当开幕影片的动画片。


这么多年来,这部动画早已被吹爆


豆瓣上近 27 万人打出8.9的高分,超过一半给了满分,好于96%的动画片,位列豆瓣top250 中 NO.89;



并拿下法国昂锡国际动画影展最佳动画长片奖,以及柏林电影节上水晶熊奖。


而对香玉来说,这部动画也有特别的意义。


先跟大家说个笑话。


香玉第一次知道这部电影是在高中。当时极其无知的我对于「马克思」这个名字的唯一联想就只有政治课本上的那位「无产阶级精神导师」。



所以几乎是应试教育的本能反应,我以为《玛丽与马克思》会是个严肃的人物传记片。


尤其海报里主人公认真打字的样子,感觉他分分钟就能写出本《共产党宣言》。吓得政治课成绩只能在及格线上徘徊的香玉瑟瑟发抖。



现在想想,实在是可笑,因为两个马克思完全八竿子打不到一边。


或许也正是这段「无厘头」的心路历程,让香玉对这部电影的印象极为深刻。那感觉大概就像是打开教科书,却发现里面藏的是武侠小说一样惊喜。


更重要的是,《玛丽与马克思》第一次让香玉知道,动画电影不只有皮克斯、迪士尼和宫崎骏、高畑勋


动画不只有精致、明亮与温馨,还可以粗糙、悲伤又忧郁。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香玉的视野被打开,一时间痴迷于寻找和体验各种风格的动画作品。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这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动画电影之一。


《玛丽与马克思》讲述的是两个孤独者的远距离友谊


玛丽,一个生活在澳大利亚的8 岁小女孩。



她长得不漂亮,鼻子和脸颊上有很多雀斑,额头还有一块棕褐色的胎记。


大家嘲笑说,那像是一块擦不掉的屎。


玛丽的爸爸是流水线工人,下班就把自己关在小棚屋里摆弄死鸟标本;



她的妈妈是个酒鬼,永远都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唯一的清醒时刻就是偷东西被抓,为了保命会跑得飞快。



玛丽没有朋友,她很孤独,甚至看到两只交配的狗都会忍不住心生羡慕。


生活对她而言的意义,就是宠物鸡伊索、甜炼乳和动画片《阿诺一家》。



有一天,玛丽陪妈妈去邮局,百无聊赖之际打开了一本纽约市的电话黄页。


她曾听大人说,澳大利亚的宝宝都是在啤酒杯里找到的,那么美国呢?会不会是从可乐罐里爬出来的?



她突发奇想,不妨直接写封信问问吧!


于是她点兵点将,随机挑中了一个名字——马克思·霍洛维兹。


马克思已经 44岁了,独自生活在美国纽约某个廉价小公寓里。



他很胖,足有三百多斤,连走路都得大喘气。


严格意义上讲,他也没有朋友,因为心理医生说臆想出来的隐形朋友不能算数。



不过他有一条寿命不超过 7 天的鱼,几只叫物理学家的蜗牛,一只不会说话的鹦鹉,以及一只被熊孩子打瞎眼的猫。


马克思有着很严重的自闭症和暴食症,所以当他收到玛丽的信时,第一反应就是蹲到角落冷静冷静。



面对未知而陌生的事物,他总是极为敏感。


在吃完足够多的巧克力热狗——他自创的一款菜谱后,马克思的情绪缓和下来,开始给玛丽回信。


随着一封接一封跨越两大洲的往来书信,玛丽与马克思这对古怪的笔友,建立起了长达 20 年的深厚友谊。



如村上春树那句已经被引用烂了的句子所说:


哪有人会喜欢孤独,只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作为社会性动物,人都有着沟通与交流的基本欲望,灵魂与思维需要在不断的碰撞中才能保持动力。


但脆弱的我们又害怕被拒绝,更怕被拒绝后的尴尬进一步传播和放大,熟人社会对错误与失败的容忍度总是低得叫人难堪。




所以最后,我们往往更愿意向陌生人倾诉心声,就像玛丽与马克思那样。


香玉我自己就很有共鸣。


说出来又要惹大家笑,香玉小时候那会儿也还有黄页这种东西,厚厚一大本,我没有写信,而是更加简单粗暴地打电话。



点兵点将,挑中哪个就是哪个。


而且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闹明白,为什么自己给自己打电话总是占线。尤其我不理解的是,明明家里有两台电话,为什么我这边打,那边却不会响呢?!


但是这样打电话很没有意思的是,别人一听你是乱拨的,就会直接挂掉……


之后我找到了更有意思的玩法,每天打给 114 问天气预报,意外地有趣!


后果是那个月电话费暴增,被我爸查了出来,挨了好一顿批判。


虽然我小时候并没有遭受过校园欺凌,也自认为有着足够多的玩伴,可还是觉得很孤单。


可能那时候的我压根都说不清孤单到底是什么,但就是强烈地渴望有人陪伴。


尤其是当小伙伴们都各自回家吃饭,而我只能独自下楼买快餐的时候。




小孩或是大人,我们总是想方设法地需要排遣孤独。


过去是笔友,如今是土味邮箱漂流瓶,附近的人摇一摇,左滑右滑上探探……形式变了,但实质还是一样。


我们需要别人替我们打开那被锁闭的情绪阀门。



以前看电影也不在乎口碑或者奖项,完全随缘。所以我一直以为如此优秀的动画必定是荣誉满满。


不过直到最近才发现并不如此。


那年奥斯卡的最佳动画长片提名是:


皮克斯的《飞屋环游记》、迪士尼的《公主与青蛙》、莱卡的《鬼妈妈》、韦斯·安德森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以及汤姆·摩尔的《凯尔经的秘密》。



金球奖的提名名单就更俗了,前四项一致,《凯尔经的秘密》落榜,替换成索尼的 3D 动画《天降美食》。



最终,《飞屋环游记》拿下了奥斯卡、金球奖和安妮奖「最佳动画长片」三连冠,而《玛丽与马克思》则颗粒无收,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玛丽与马克思》与好莱坞的主流审美大相径庭。


其实早在 2004 年,本片的导演亚当·艾略特就已经凭借短片《裸体哈维闯人间》拿过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



但自那之后,他就有意与好莱坞保持距离,每年奥斯卡组委会给他入场券,他也不去参加。


他还曾被邀请去好莱坞创作,但在参观了皮克斯和梦工厂之后,连剧本都没读就逃跑了。


相比花哨的 CG,他宁愿坚守黏土动画这种「老古董」。



其实和影片中的玛丽一样,导演也生性羞涩,事实上,《玛丽和马克思》本身就带有半自传性质


仅90分钟,就道出了半生


小时候的艾略特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把弄小玩意儿。


他也有个笔友,和马克思一样,是个体型庞大的犹太人,也患有自闭症。




两人的友谊同样持续了有二十多年。


所以可以想象到的是,电影中那些让人忍俊不禁的小桥段,或许就取材于现实。


比如互相寄送各种各种的巧克力,把自己最喜欢的零食与对方分享。



比如马克思说自己无法理解人类的情绪,不懂得悲伤与哭泣,于是玛丽攒了一小瓶眼泪送给了他。



这些可爱的日常总让香玉想起小时候《动画城》的主题曲: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快点告诉你 蓝沁 - 空


在下面这支动画中,也有一对远距离的小伙伴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麻小袋和猪傻傻是最亲密无间的好朋友,虽然分隔两地,但依然希望把最好的东西和对方分享。


好吃的草莓蛋糕、新鲜采摘的幸运四叶草、认真堆好的雪人。



可是,无论寄什么,礼物到达对方手中时都已经不是最好的样子了


蛋糕会坏,四叶草会衰败,雪人也会融化。



后来,麻小袋想出了一个无论怎样都不会被破坏的礼物——


拥抱


请把这个拥抱送给我的好朋友猪傻傻。


一个拥抱,在快递途中被不断传递,给其他人带去了温暖和快乐。



可是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包裹最后还是被遣返了,显示寄送失败



正当麻小袋难过之际,快递员摘下了头盔,原来是猪傻傻。


他接收到了麻小袋寄来的拥抱,所以决定亲自回个礼。


这么一个简单又单纯的故事,却让人倍感温暖。


有道是:小心愿,有麻袋


视频故事中的主角麻小袋正是麻袋财富的吉祥物。麻袋财富是中信产业基金控股企业,注册资本 1.1 亿元,在19年年初累计交易金额已经突破 1000 亿元。



在过去四年,麻袋财富连续 3 次获得社科院网贷综合评价 A 级排名前 5,屡屡斩获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企业领域的荣誉奖项。前不久,麻袋更是荣获“2019胡润新金融50强”,成为互金行业的年度黑马。


新春来临之际,麻袋财富许诺,在第5个年头继续陪伴您左右,一起展望更辉煌的成绩。


愿每个美好心愿,都能如愿。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 · · · · ·

独立鱼招聘:加入独立鱼,跟鱼叔一起干掉烂片

连刷两遍的悬疑新片,最后一秒还在反转

大尺度又正三观,我们正缺这样的青春性喜剧

信我,它即将横扫奥斯卡

文章源自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